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杰哥昨天回京穿的这件绿色小👻头的T恤,不能多想……

【通贩】《回家》Arashi 主,A8混带全J,翔智/润二



本文写于2009年至2011年,当年还写祝Arashi十周年,转眼已经十八周年了。

时过境迁,有些名字已经不在一起了,但当年认识的人还在,不觉经年。

这次为了GA2摊位赛博朋克科幻主题,又想把它拿出来印了。

这篇东西,很纠结,很烧脑,请尝试阅读原文后再拍。

如果您是当年XQ的老读者,请旺旺私信,会有赠品。

阅读链接:(点击

通贩地址:(点击

————————————————

【GA2预售】同人志《回家》Arashi 主,A8混带全J,翔智、润二/亮润,横相

字数:12万

规格:A5

页数:190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40元

前言 

仅以此文,献给所有漂泊在外、异地为家的兄弟姐妹们,

宽容和支持我们的家人,和十八年了的 arashi。

有爱的地方,就有家吧。

后记

终于写完了。

真是很感谢能一直坚持到现在的 mina。

《回家》这篇东西,断断续续的写了差不多三年(2009-2011)。如果非

要说这篇东西写的是什么,大概写的只是一个北漂的心情吧。

家是一个复杂的存在,大概每个人对家,都会有既想逃离又无比牵挂的

情绪。

所以其实没有什么宏大的背景设定,一切都只是正在经历的,此时此刻

的现实而已。

某人是随性的人,属于想到哪儿写到哪儿,故事里肯定有很多逻辑不严

密的地方,让大家费心思了,也深感不安。感谢 44L 的 GN,真是难为能看

得如此仔细。关于游戏的部分基本上解读得很清楚,不清楚的,大概就是因

为某人其实是在自己脑内,没有完全写出来吧。

看得懂,看不懂,并没有什么关系。

只要能有某一幅画面,能与你同在,某人就欣慰了。

至此,再次感谢各位的支持!感谢各位演员的倾力演出!

第一次排印 2017 年 12 月


【通贩】全职高手同人:喻文州中心本《万物生》(一、二)+冷CP合集《幻境》

(一)喻队中心本 : 《万物生》 二刷

字数:6.8万

规格:A5

页数:15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1、【喻叶喻】编辑写手PARO 椰壳       

2、【喻黄】原著科幻向 迷航(副CP 王叶)  含番外

3、【张喻张】民国黑帮 枫叶(副CP 韩叶 肖乐 林方)

          枫叶番外(黄喻 王叶)

4、【林喻林】原著向 李子   含番外

万物生(二)新印

字数:6万

规格:A5

页数:130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叶喻】理工科高校 细流(副 CP 王乐 林方)

 【王喻】商业社会 火烧云

 【喻轩】修仙 藤(副 CP 乐策 王黄 叶晨)

 【肖喻】科幻 捉手(副 CP 黄王)

 【方喻】原著向 谁是谁的

 【喻乐】人工智能 红色花开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万物生(一)、(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3166989175

买过《细流》或《万物生》一的GN,拍个图或者发订单截图给我,赠下面的《幻境》一本。

 

(二)不冷不要钱的冷CP合集《幻境》

字数:4.2万

规格:A5

页数:10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20元

收录:

1、【轩王轩】酸梅  (据说是全球唯一 一篇李王,最后还被我逆了……)

2、【轩乐轩】海鲜 (含韩叶)

3、【叶江】江岸

4、【肖乐  叶江】乐山 (江岸续)  含番外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幻境: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212aea9skK8kJ&id=562980738522



虽然这个傻瓜直男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猎》朱星杰个人向 4 end

01      02     03


04


约定好的山洞里,朱星杰抹了一把头上的雨水,手臂撑住渗水的石壁,“出来吧,周锐。”他面色沉静地说。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爱折腾这些鬼把戏的,还能有谁呢?”


“鬼啊!”


“滚!”


朱星杰垂手握着枪,注视着周锐从山洞深处走出来,鬓角的头发弯曲长坠,嘴角眉眼带着熟悉的笑。


“你以为你在拯救世界么?”周锐笑着说。


他摇头,“先告诉我彦辰怎样了?”


“不是有人想知道,他和小鬼掉进水里,你会先救哪一个?”


“不要逼我动手。”


“你不会的,因为你心太软。”


“周锐”抬起手,一张光幕从洞顶落下,“这就是外面的人看到的信号,可以说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


“你找我来,是为了什么?”朱星杰很清楚,自己才是这次捕猎行动的目标。


“你忘了,我们都来自那里。你在这颗行星上轮回的太久,忘记了自己是谁。”


“然后呢?”


“你问我然后呢?你难道真打算就这样懵懵懂懂地在这里玩下去?”


“不然呢?”


在周锐的拳头轮过来的瞬间,朱星杰笑了。


他的笑容如此温暖,仿佛光幕都比不上他灿烂。


“你傻么?”他掐住周锐的锁骨,把人摔在地上。“死不了的千年老妖怪。”


“你——”


“我们走了,他们怎么办呢?”朱星杰靠在石壁上,掐住光幕的一条线,火星噼啪作响,一点一点叠进他的手中。


“都会好好的吧,会忘掉,什么的。”


“虐我很开心?”


光幕正在越来越小,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


等到它彻底消失,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就连记忆都不存在了。


“杰哥?”耳机里传来小鬼的声音,他冲周锐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帮忙把耳机摘下来。


“你把他们都安顿好了?”


“不算好吧,在谷底的河里,反正有人会游泳。”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然后PO主编剧被没露正脸的周彦辰和人影儿都没出现的小鬼打死了。


或许在安静的夜里,星光璀璨的夜空中,你能看到他们的影子闪过,带着噼里啪啦的小火苗儿,和坚韧、温暖的感觉。


THE END


杰哥生日快乐,这两天你上直播皮的不行,都不忍心虐了。

不,还是因为某人的文风总是会ben塌。

都过去了,往前走!

《猎》朱星杰个人向 03

01      02

兄弟们上线。


03

雨越下越大,崖壁湿滑,他不得不寻一块勉强能站住的落脚点,身体紧贴着纠缠不清的藤蔓。

雨声在耳机外哗啦啦地响,一声细不可问的呼唤,如果在眼前的话可能会震天响。

“杰哥?”

“小鬼?”

他努力喘着气,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得到自己。

“不错啊,你还活着。”

“其他人怎么样?”

“我已经到达任务点。”

“我知道。”

“再等你40分钟。”

天赋。他的兄弟们各有天赋。

他抹了一把眼前的雨水,摸索着摘下防毒口罩,向上吧,如果幸运的,能把他们都找回来。

合金的匕首深深扎进岩缝里,融合了矿化物的泥水血一般渗出来。定位仪提醒他还有30米,10层楼,是这样衡量么?

“你TMD,太慢!”

“周锐?你到了?” 

“我可能到不了了,定位仪坏了。你要是到了我还能找到你。”

“靠意念么?” 为防止暴露,他们的定位仪上只有目标,并没有彼此的信号。他可不记得周锐能遥感。

“是啊,你看天。”

“你闭嘴!”

他不知道周锐提示他什么,但他现在不能看,必须专心一致,到达任务点。

“见死不救!”

“我已经当你死了!”还有17米。“没事闲的就去找彦辰!”  

半抬头,周彦辰的身体就挂在头顶的树上。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周彦辰不会有问题,这兄弟的心灵很强大。训练的时候从山顶滚下去,当时都以为他不行了,转天就又站在了训练场上。

他用坠在腰上的绳扣挂住另一棵树的树根,身体再向上提高了半米:“彦辰,彦辰?”

没有回音,身体在黑暗的雨中飘荡。

事实是,他现在没办法救他。山壁上没有落脚点,他要背着他往上爬?难度太大。

“周锐,你听着——”

“你不是当我死了!”周锐的声音在空中滑过,一只大鸟,扇起好大一片雨水,糊在他脸上。

“你不是周锐,你是谁?”

大鸟张开半米长的翅膀俯冲过来,撞断了挂着周彦辰的树枝,一秒钟就坠入了雨声。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已经分辨不清。

他的手指隔着防滑手套撕扯着藤蔓,心扎碎了一样疼,可他却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只能向上,他们是带着回不去的决心来的。

十四米、十三米……九米、八米……

岩壁温度的变化,因为头顶在大雨中闪动的光影。

再向上,再向上。

他看见小鬼的脸,和手里寒光闪烁的匕首。

“bingo?”

“cash。”

小鬼转身向上爬,身形灵活的如同山中生物。“上面有个山洞。”

“彦辰和周锐都掉下了。”

“是吗?”小鬼拎着藤蔓垂声说,“其实你也应该掉下去的,只是我舍不得你呢,杰哥。”说完,咧开嘴,露出鲜红的舌。

朱星杰只是笑笑,这点把戏已然动摇不了他的心智,他从裤管上摸出手枪,手起,枪响,幻影在雨水中湿漉漉地破散,子弹掉下来砸在他头顶。

小鬼不在这里,他和他才是真正能靠意念联系的。


《猎》朱星杰个人向 02

02

柔软而强韧的网,无处着力。

耳机中的杂音在视觉区映射成光斑,他努力维持清晰的认知,既然判断无从依据,就只能交给感觉。

来之前他做好了放弃一切的底线,甚至连自我都放掉。进入另一种生命体的认知,他需要一个承诺。

/如果我丧失了意识,就杀掉我。/他对兄弟们说。

现在他们在哪里呢?是不是已经成为了未知生命体的一部分,抗争的空间甚至都不存在的。

“J-ZEN——” 还是那个声音,有什么东西在舔噬他的神经,痛到无以复加。

“你,总要让我说些什么——”他挣扎着发出声音,不是通过喉咙,而是通过意识。

“很难——”

“什么?”

“被懂。”

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废话”,想说咱商量商量你先把我放开,所谓的标准谈判流程,无非是你是谁,你想做什么,你想得到什么,不包括understand。

然而身上突然一松,疯狂流动的空气冲过肌肤。

任性。

你们真不珍惜人才!

山壁,触感,弓身,拔出匕首,狠狠扎在藤蔓里,一身的冷汗。

距离谷底只有六七米,现在最好的选择是先落下去。

任务失败意味着什么,炸成烟花么?

他面罩下的嘴角扯出一丝笑,很好。

踩在谷底,重新整理身上的装备,他在问自己,你不害怕吗?

情绪是一种似有可无的东西,牵扯着天空,虚无而凌乱。

竟然噼里啪啦下起雨来。

他扣上帽子,努力想修正一下自己的目标。

到达这一侧的山崖,能与光线的发出者近距离接触。

但他已经接触了,还要继续往上爬么?

雨水带着亮光,声音和光线在他眼中瞬间融为一物。

他还是决定继续往上爬,即便无意义,即便下着大雨。

《猎》朱星杰个人向 01

24K和Mack Daddy的黑衣炸的,不确定会不会出现其他人。无CP。

01

那是无法企及的高度,夜在山崖上绽放,耳边传来蝙蝠狩猎划破空气的声音。

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他蹲伏在岩石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峡谷对面的崖壁,身后有一只战战兢兢的狐猴,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颤动。

耳机中一片静默,只有偶尔传来的低低的电流声。兄弟们在哪里,是死是活,他都无从得知。

无可动摇的专注已成为融刻到骨血中的习惯,他的指尖擦过靴筒里的匕首把,呼吸都细不可闻。黑色的面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如果在阳光下,他白的如瓷玉一般,但在这危险密布的热带从林里,全身的遮蔽和迷彩让他隐若无形。

百米远的崖壁上闪过一道光,紧接着又是一道,仿若电码。他在心里按记下节奏和时长,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不是因为他受过严格的训练,而是因为他天生的联觉。

这是他们选中他的原因,10个月前他的手还在按键盘,而现在握着匕首。

今晚的任务是到达对面,活着。在接受任务时,他在问自己,有没有拒绝的权利。或许是有的,但他却义无反顾地来冒险。

当那扇门被打开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身后的狐猴发出“吱”的一声,很轻,很快,或许痛苦都来不及,蛇的毒液就渗进了血液。

崖壁上的光线变快了,仿佛在催促他立刻行动。

上一批队员来过这里,用电子设备把光线闪烁的过程录下来,希望能通过电脑进行解读,然而毫无头绪。

他知道,有些信息不是凭语言,而是凭感觉的。

没有人知道对面是什么,会毁灭地球,还是自生自灭。

联觉的能力让他能从光线中听到声音,感觉到温度。他需要过去了。对面在呼唤他。

他尽可能轻地抖开降索,在石头和树根上固定好绳扣,紧了紧背包,纵身向百米深的峡谷跳了下去。

坠降的速度在不断加快,绳子的长度有限,但两道山崖的距离也在变窄,可以了,他踩住脚底一块突出的岩石,右手拉住绳索,左手扯开滑翔翼,滑翔的时间只有30秒,他快速调整身形,整个人扒住了对面的曲折的树根。

还好,没有浪费滑翔翼太多的电池。

接下来,就看能不能爬上去了。

他稳了稳呼吸,准备手脚并用地上升,静默了一天的耳机中却突然传出了发音含混但语气坚决的声音——

“ZHU……XINGJIE……”

“谁?”

一张大网铺天落下。

TBC

【全职高手】梅酒 04 (喻队中心)

CP作者还没想好,哪朝哪代的故事作者也没想好

唯一确定的是之前有人要看大三角,同时做为无节操的作者,所以拆逆必不可少…… 不过,应该还是会HE吧~

如果还愿意跟着不靠谱的作者继续往下看的话……


本章林方


引子  01   02  03


04


兴欣庄上。


残席已撤,林敬言坐了暖阁,叶修、方锐、张佳乐各寻位置,打哈哈斗嘴的话在席上都说完了,几个人的眼神都四下缭乱,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


“直说吧,”叶修吹了吹茶水的热气,抿了一口,“老韩想干什么,别跟我提张新杰,他还入不了我的眼。”


“谁入得了你的眼?等我喊孙哲平过来劈了你?”张佳乐简直是习惯性地斗嘴。


“张佳乐你出去。”


“你——”


“好啦好啦,”林敬言不得不打圆场,“我们临行前,并没有见到韩将军。”


“哦,没见着。”叶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那你们出来干啥?回收方锐?”


“建安的军权,秋王有什么看法?”林敬言突然戳出重点,还点了叶修在离京前的封号,意欲打他个措手不及。


“秋王,”叶修的脸冷了下来,“不是已经换人了么?”


“您知道的,在韩将军眼中,孙翔并不是。”


“那你就让他安生些,等我回去灭了他!!”


“我刚刚问的是建安的军权。”林敬言不紧不慢,见到方锐他就放心了,不介意跟叶修磨嘴皮子。


“老韩会把唐昊放在眼里?”叶修已然点上烟袋,狠吸了两口,吐出一片烟雾来。“那一群没脑子的,不是还想要重金贿赂张新杰来着?所以张新杰不放心,才派你们去看看,说是接方锐,实际上也是打探我的动向。你们这一趟,还真够累的!”


林敬言只是微微一笑,即便叶修把所有的点都说中了,“淮河以北一向不安生,韩将军如今不便亲临,稳妥仔细些总是应该的。”


“你觉着‘稳妥仔细’这样的词,是该用在他身上么?”叶修的烟杆在他手里默默旋转,“话说,你说老头子不放韩文清回边关,是想把皇位传给他么?哎,你别紧张,我们这是京外之地,闲散庄客,闲聊而已。”


林敬言刚刚后背真的激起一片冷汗,他瞄了一眼方锐,发现方锐眼睛盯着脚尖前的地面,装得无比乖巧。


“我们不过在手下做事,少登朝堂,今上的心思,哪能是我们随意揣测的。”


“都说了是闲聊,闲聊嘛~”叶修看了看眼神直勾勾盯着窗户的张佳乐,“你肯定不行了,你就不是当皇上的料!”


张佳乐下定决心无视他,却不料叶修居然站起来走到窗前,外面已是大雪飘飞,雪花打在窗纸上簌簌地响,“老头子的心思其实一点都不难猜,但想不想坐到那张龙椅上,是每个人自己的心思。老韩只想自己出去边疆撒野 ,张新杰说什么也要把他劝回京中,你老在外面飘着,谗言啊,参本啊,妥妥地就都少不了你。老头子不会选我,因为我太不听话,但这并不说明,我叶修身边的人不能上位。方锐啊,你说咱俩要认个干亲什么的——”


“我今晚想留下来陪林教头说话。”方锐压根没理叶修的话茬,突然冒出一句不当不正的。


叶修也没在意,“好,好,你陪,你陪。要不乐乐你陪我?”


“滚!”张佳乐终于没忍住,起身推门出去回自己的客房了。


叶修在粗瓷碟里磕了烟灰,把长烟杆插在腰带上,“行,我也走了,你们好好聊。有啥需要的,喊一声外面有人支应。这山村野地不如京里方便,林教头请多担待。”


林敬言吊着的心算是放回肚子里,叶修被贬朝堂震惊之时,韩文清说了一句话:/你们要信得过他。/ 林敬言当时能理解,却不尽相信,在朝局之中,没有野心的人是没有地位的。如果叶修有意推方锐上位,“现在别人都走了,总该对我说说你的心思了。”


“我在你面前,能有什么藏得住的心思。”方锐起身,熄灭了暖阁边的灯火。


一些碎碎念

在东京漫展的时候,因为某人太gentle 太warm 太energetic,于是在QQ上跟小伙伴嚎叫,他是个演员,我不能把他当idol!!!!


演员是有距离的,idol是无空间的,甚至是道德强制的。


而这恰恰是某人讨厌的。


有一种东西叫职业素养。而我呈现给你看的,是我愿意给你看的。


就算是idol,也是一种职业而已。记得XXYJ说过,(我现在的样子是我的职业设定),你们永远看不到我的另一面。


在二次元三次元混迹这么多年,Lo主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个任性的同人作者,翻译点对胃口的东西,花钱也好,花时间花精力也好,自high而已。


心理学上有一句话,你爱他,与他无关,你爱的只是自己的影子。


以上,挂在自己脑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