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自圈自萌 纯HC 平行世界 星星的胡子 01

那个男人的侧颜,他心里想着,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和看上去手感很好的胡子,他从没有对一个男人如此瞩目的。那个人的目光只是从他的身前扫过,并没有注意到他。

感觉有点渴,似乎应该去旁边的自动贩售机买瓶有机水,但他移不开眼神,生怕一眨眼,人就从他眼前消失了。

要去打个招呼吗?似乎也没什么不合适。看剧务有和他说话,至少是来客串的临时演员,或者是和剧组相关的人吧。

不是送盒饭的就好。怎么能够呢!

他看见助理导演把一份剧本递到他手里,应该是临时演员吧!

“你在看什么?那个人吗?” 他的服装师走过来,“他是临时被抓来救场的。Urban先生的特技替身。”

“怎么回事?”

“Urban先生不是有一场坠楼的戏,之前的替身受伤了。”

“看起来气质还是很不一样呢,我是说和替身,这个人一点都不低调的感觉,相反气场很足呢。”他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是啊,他在大洋彼岸很有名,做的都是枪战和飙车的特技,你很少出国拍片吧,也没怎么拍过动作片。”

“我最大的动作就是玩玩击剑了。” 他笑笑,“他叫什么名字?”

“他们叫他Karl,圈子里的人都叫他判官。”

“好厉害。”

“是呢。”

既然在组里,就还有见面的机会。他想着,也要去准备自己的拍摄了。


等他结束自己的部分,坠楼戏已经差不多拍完了。他看见他脱下戏装西服,从场助手里接过自己的皮夹克。那一瞬间,他看见他手臂上饱满的肌肉和宽厚的胸。

“Hi Karl.” 他没有再犹豫,因为知道了他是谁。

“哦,你好。你是——我大概对你有印象,杂志上看过。哦,你是不是上过那个对口型唱歌比赛的节目?我喜欢那个。”

“是吗?我也喜欢,我是说dubsmash。”

“那我们倒可以合唱一首。”

等等,是不是进展有点快。他看着他的头发,因为拍摄的需要,原本蓬在头上的头发被发胶拢的一丝不苟,透着Urban先生角色的精英范儿。

为什么会觉得快呢?对方大概只是当认识多个演员朋友,随便聊聊吧。

“你今晚离开吗?我是说我们可以喝一杯,这样就可以有时间多录几首了。剧组里很多人也喜欢。” 这样的搭讪是不是有点逊呢。

“哦,我不走。他们要去机房看拍出来的镜头效果,如果没有拿到全部想要的,明天还要再拍一次。”

“啊,抱歉。你是不是累了,特技很辛苦吧!”

“习惯了。要去喝一杯吗?” 那人自然地把手搭过他的肩膀,让他觉得全身都热起来。


【全职高手】谁是谁的 (方锐 X 喻文州) one end

随手写


——————————————————


方锐曾经对喻文州充满好奇心的。


他在蓝雨训练营呆的那半年,刚好是四赛季黄金一代出道,他听着喻文州的传说,看着直播镜头里喻文州的手速,忧郁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当时和他一起练气功师的还有一个宋晓,这人的最大特点是心大,训练营打个模拟赛啥的,输赢都不太放在心上。


方锐却不然。他一直觉得自己心眼儿挺小的。


毕竟在挑战赛里厮杀过,你死我活地淘汰。所以他琢磨了一下,觉着蓝雨这只队伍不太适合自己。


“听说你要走,队长想找你聊聊。”他给训练营的负责人说了想走,过了半天得到的回复。


“啊?聊啥?”他嘴还没闭上,就看见喻文州站在门口冲他招手。“喻,喻队——”他只好过去。


“为啥要走?”


“风格。”


喻文州点点头,风格这东西是职业选手骨子里的东西,比如几年后方锐成名的时候,他身上的标签是猥琐,在训练营的时候,已经显露无遗。


如同叶修在多年后所说,蓝雨的风格给了黄少天充分的自由,不可能再多放一个满场乱窜的方锐。


“打算去哪儿?”


“有朋友在呼啸,喊我过去瞅瞅。”


“呼啸,林敬言么?”第四赛季,唐三打正威名赫赫之时。“你想好,你的年龄可也不小了。”


方锐想说队长你操心的真多,正式队员还管不过来,我一个要走的——可他看见喻文州眼睛里流露出惋惜的神色,嘴里突然冒出一句:“我也是不得已。”


十四赛季方锐退役之后回了G市,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老爹踹他趁着还年轻去上个学,他说行,我找人商量商量读啥,不知为什么就想起喻文州来。


喻文州当年劝他转练了盗贼,谁也没想到他后来在兴欣会以猥琐的气功师再次成名。


“是我,方锐。”电话里他都有点不知如何称呼,叫喻队?喻文州也已经转到蓝雨幕后负责商业运营,听说联盟总部念念不忘地想把他挖过去。叫喻总?又有点显得太不正经。最后只能报了自己的名字。


“嗯,听说你回来了。要来蓝雨转转吗?”


“不,想单独约你。我请客,别带黄少天啊!想跟你咨询点正事儿,他一来肯定毁了。”


“好。”


方锐在手机里隐隐听出笑意来。


G市人早茶、下午茶、夜茶的习惯,让人觉得怎么一天都在喝茶。其实还有蒸排骨、凤爪、烧卖、虾饺、牛肉丸等一众笼屉小食,和众多甜点。


方锐要了个卡座单间,看着穿浅蓝色衬衫的喻文州挑帘子钻进来,跟他说“好久不见”。


“是呢。”喻文州看着他,让他的心口没由来地扯了一下。


他等喻文州坐下,倒上茶水,倒也不用客气寒暄,“我爹让我念个书,想请你帮忙参谋一下,听说你报了MBA。”


“你也想念这个?”喻文州手指轻敲桌面,以示道谢。


“哪能!我也不是能从商的。”


“有个体育产业MBA,可以考虑。不过以你的性格,或许前沿类的会比较好呢。有耐心,善于思考,出其不意,让我想想——”


方锐看着喻文州认真的眉头,感觉到这人真的会为他操心,真好。


虽然在联盟里这么多年,能正经聊前途的朋友并不多,林敬言离开的悄无声息,叶修在B市搅合的联盟总部不得安生,苏沐橙是女生,而且全部心思都在兴欣上。


“你有什么感兴趣的方向,给我说说吧。我回头帮你打听打听。”


“行。”


“现在住哪里呢?在家里?”


“没。在家已经不习惯了。海珠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了还没到期,想着收回来再重新装修一下。所以——”


“流浪街头?”


“倒不至于。短租了套公寓,看事情定一定,再决定怎么办。”


“哦,不如我去你那儿坐坐。”


喻文州好像随口一说,方锐却觉得,这暗示太过明显。“你怎么知道——”


“不然你干嘛不住家里。”


方锐的脑子有点蒙,他无从判断喻文州是不是认真的。


他对喻文州有那么点意思,但不觉得自己这么容易被看穿。


“反正我现在单身。”喻文州一边咬着松软弹糯的凤爪一边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我请你来是想谈正经事的。”


“我说的难道不是正经事?”


方锐在公寓的沙发上把喻文州的唇咬进嘴里的时候,觉得这已经是天下第一的正经事了。


有些东西不能用语言表达,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但他忍不住还想问,“你当年就喜欢我吗?”


喻文州正喘得七上八下,“当年,怕影响你的前程。”


他们都是。不过现在退役了,不会被冠以带坏年轻人的名头。


“你这么多年——”


“你非要问么?”


“我还去给你当学弟吧。你得照顾我。”


“你去帮我做随堂笔记吧,我的手速还是很慢的。”


方锐觉得,似乎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呢。不过,也算赚到了。


END

500粉点文

抬头看还有6位

现在还在填的是全职 叶王叶 《龙与城上城》,副CP还未出现,可以加;

在开的脑洞是一个星际迷航AOS的网络特工AU,CP待定;

其他的,可以点点看,全职高手人物或角色都可以,雷神也可以考虑,星际迷航TOS AOS。

请写出主CP+三个关键词

CP越冷越好,不写幼训 、女装、生子、重口

看有好玩的就写。

PO主口味清奇,拆逆是必然的

以上吧

【AOS 武侠AU】骨针 10(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end

苏鲁内心里潜藏着一个剑客的梦。


如果时光往前倒退一千年,他可能真的会仗剑行走天涯。


而现在他是进取号的舵手,与同伴航行在无法想象的无尽宇宙里。


“我或许还是应该去殖民星球上找一个,至少在空间站上。”苏鲁仰着身子,抬头看着老骨头。“然后和你一样,领养个小姑娘。”


“我的小姑娘是自己生的!”


苏鲁忍不住笑,要是大副在一定会嘲笑他的逻辑错误。麦考伊要是能生,他自己也能生好吧。


“我可以帮你做基因合成,用人造子宫孕育胎儿。”


苏鲁突然理解舰长的心情,他一点都不想和科学部的人讨论生物进化问题。


“Hikaru,”麦考伊突然用日文发音叫了他的名字。“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到这里就结束了?外勤任务就像一场梦,任务完成,就什么都没有了。”


苏鲁张了张手臂,“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依然很复杂。伦纳德,其实我——”


苏鲁不想说其实我想和你在一起很久了。因为麦考伊结过婚,有女儿,他一直觉得根本不可能。


外勤的机会让他们完全脱离了现实环境,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跟毒师医生老骨头同入同出隐于江湖的苏鲁。


“你能告诉我,你是真的?”


“当你看见我被可汗绑着丢在树下,你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苏鲁抡起拳头,“你不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


“我们都是。难道你不是吗?我说过多少次,我是医生,不是什么拆鱼雷当间谍的!你看着吧,没准儿哪天我会成为开星舰的医生!”


“需要我手把手教你吗?”


苏鲁的手被医疗官的手抓住了。


“我爱我的女儿,我也爱你,如果你有女儿,我也会一样爱她。”


被医生俘虏的心情,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


“粉碎了一起罗慕兰人和可汗精心策划的阴谋,你的报告上就这样写吗?”柯克咬着苹果,看着他的大副忙碌的背影。


“你什么意思?”史波克太熟悉他的舰长,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我打算把他放了。”


“什么?”


“就说他控制了进取号,开到了德尔塔象限,然后逃跑了。”


“理由。”


“依他蛊惑人心的能力,把他交给星联,会带来更大的危险。”


“所以他毫不犹豫地答应见你,而你至今都不敢去见他?”


“史波克,让人类的一面告诉你,人心是很危险的东西。”


“你也怀疑我么?”


“罗慕兰人和你同宗同族。”


“我没想到还有罗慕兰人活下来,他们或许是想让种族更好地进化吧。”


柯克不置可否地转过身,“苏鲁,带我们去德尔塔象限。”


“可是我没办法设置航线——”契科夫嘟囔着。


“那有什么关系,随便往哪个没去过的星云里开开就好了。”


“我和麦考伊在一起了。” 银女士流畅地转弯中,苏鲁吼了一嗓子。


“哦。”舰长和大副仅仅耸耸肩表示知道了。


星舰上的每一秒,都有可能是他们生命的最后一秒。为什么不和爱的人一起珍惜呢?


舰长回头看见乌乎拉望向史波克如水温柔的眼波,想想自己还是早点预约史考特轮班后去喝杯酒,免得又让人抢跑了!


“我,我还是去跟银-娘-儿玩吧——”契科夫恨透了老骨头给他们从外勤星球带回来的黑狗起的名字了!


THE END

【AOS 武侠AU】骨针 09(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在宇宙中的时间久了,不得不对自己产生怀疑,进取号舰桥上的这些人是谁,舰长是谁,大副是谁,契科夫是谁,而我,又是谁?


苏鲁摇了摇头,进取号正在平稳的曲速航行,他的班次就要结束,医疗湾通知他去做体检,而他更想去和医官喝一杯。


这次跨时空追捕可汗的行动结束,参与的所有人好像都沉浸在情绪中难以自拔。史波克破天荒地申请了调班,当然也是在老骨头的强制要求下——必须完成脱毒疗程才能重新回到岗位。


舰长心不在焉地坐在椅子上喝着咖啡。乌乎拉给人一种泪痕未尽的感觉,虽然她跟史波克已号称不是情侣关系,但隐藏感情对女人来说总是太难。


“我以为他当时真的会不行了。” 苏鲁听见她跟护士说。


“我们捉到了可汗,却还是不能把他怎么样。”身旁的契科夫愤愤不平,对于星联来说,可汗甚至是宝贝。


这是养虎为患,所有人都知道。


麦考伊一定抽了可汗的几管血,可汗中了他们精心设计的毒,但这并不足以让他致死。他强大的细胞代谢能力让毒药短时间内就失去了效力,还好足以让他们把他带回进取号关起来。


“你不是想和他谈谈吗?”  史考特说。


柯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他还没想好。


一起被捉上来的还有可汗的两个手下,契科夫在和他们扭打的过程中把毒针扎进了他们的皮肤。但他自己也受了不轻的伤,本来也可以休息,他坚持回岗,“我需要一点真实感,”他说。


接班的人来了。苏鲁交代的现在的航行情况,和舰长打了招呼,起身离开舰桥。他还是想去先喝一杯,就算他的医疗报告会被写上酒精超量。


“我知道你不会好好地去医疗湾报到的,你们一个一个都不能让我省点心。”他刚走到船员休息室门口,就被医疗官拎了后脖颈子。


“伦纳德,”四下无人,苏鲁这样叫他。


“跟我来。”


医官的舱室泛着温暖的米兰色,苏鲁看见小吧台上摆着酒。


“我可以去给舰长说。”



“什么?”


“我们的事。”


苏鲁张了张嘴,耳根发热。“还是别了吧。”


麦考伊的榛绿色眼睛注视着他,“我听从你的意见,但我不认为能瞒多久。那群敏锐的家伙——”


苏鲁偏头看向舱室的墙壁,他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怀念这段惊险的外勤时光。


“可汗的事还没解决完。”


“你不是关心罗慕兰人么?可汗的一个手下告诉我,我们的猜测是对的,罗慕兰人确实想获得史波克身上瓦肯心灵融合术的特质基因。而且罗慕兰人在与可汗合作。如果没有可汗,罗慕兰人即便获得了史波克的体细胞,培育出新一代的人也需要足够的成长周期,但如果有了可汗的血,成长周期就会加速。


当然,那个罗慕兰女舰长,对史波克也是有私心的。如果不仅是获得体细胞,而是整个人都收为己用——”


“乌胡拉知道吗?”


“应该还不知道。”


“她知道会疯的。”苏鲁靠在吧台上,给自己倒了杯酒。


【AOS 武侠AU】骨针 08(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苏鲁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一副场景,身形魁伟的可汗站在马车旁,麦考伊被绑缚双臂,倒在树根下。

方才乌胡拉远远看到他时就焦急地大喊,让他赶快回去。

他满心疑惑,但乌胡拉的声音已然撕裂,不容他不相信,必然会有危险发生,结果——

“瓦肯人哪里去了?”

“不用找了,”麦考伊挣扎着抬起头,“他就是瓦肯人。”

“不可能,你给他诊脉用药,我给他行过针,你不还在他手指上扎出了绿血,他分明就是个瓦肯人——”

“你想说可汗并不能变成其他种族的人。但我能,我杀了你,就能变成你。”

“你到底是谁?”苏鲁的手心泛冷,如果这个人无所不能,那还有什么能不被他操控?!

“史波克!” 乌乎拉冲到眼前,目眦尽裂,“你杀了他……”

冷静!苏鲁对自己说,他无法在如此紧迫的情境下理清所有事情的线索,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都被骗了。无论是他和麦考伊,还是柯克,甚至罗慕兰人——

在整件事情中,罗慕兰人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苏鲁很佩服自己居然在思考这个。

“史波克在哪里?!”乌乎拉吼道!

“他已经死了。” [可汗]无所谓地说。

“不,他没死。我可以感觉到他。”

“你这个女人,我为了不被你揭穿,而躲着你。如今你见到了我,反倒执迷不悟了。”

“史波克没有死!” 乌乎拉依然坚定地说。别人都会以为她已因为悲痛丧失了心智,只剩下执念吧,但不知为什么,苏鲁却可以相信她。

就算我们都被骗,银娘儿也不会被骗是不是?

苏鲁捏了个响指,黑狗猛地撞破了车厢,被捆绑塞在座椅下面的史波克滚了出来。

“你很快,你可以趁我向车厢外张望的瞬间和史波克交换,一旦史波克喝下药,你就前功尽弃了。简单的易容术对你并不是难事,但你不会成为他。你既需要我的药,也需要他的血。但你可知道,这两样东西碰在一起,加上花斑蛇的毒液做药引子,会变成神仙都难抵挡的毒药——我依然想救你,前提是,你跟我们回进取号。”

麦考伊说完这段话时,身上的绳子已经被他藏在袖口的手术刀片割断。他掏出呼叫器:“进取号,不管是谁,把我们搞上去吧!”

事情还没有结束。苏鲁在被传送光线分解时还在继续思考,罗慕兰人到底干了什么?

【AOS 武侠AU】骨针 07 (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引子  01  02  03  04  05  06

07

“咱们聊聊!”老骨头从苏鲁腰上摸出一把银针来,蹲到车厢里,看着瓦肯人渐渐恢复的脸色。“你给我说实话!”


“瓦肯人从不说谎。”


“不许说废话!”


瓦肯人瞪着他,面色泛窘,张了张嘴,尴尬地说:“你对罗慕兰人的猜测,是符合逻辑的。”


“我不管你明天会变成什么。但我不允许昨天救活了你,今天就把你扔到火坑里。”


“谢谢。”


老骨头撇了撇嘴,他担得起这一声谢。“所谓可汗的人故意让你中毒,是真的么?”


“逻辑上,是的。让我中毒,以骗取苗族的秘药。乌胡拉——苗族公主,确实对我有意。”史波克面无表情,仅仅在陈述一个事实。“但解释不通的逻辑是,柯克为什么让人把我送到你这里来。让可汗的人知道了你有能救活我的药,对你们而言,不是引火上身么?”


“那你指望他对你见死不救?”老骨头捉起史波克的一只手,想用银针刺破指尖放血。史波克挣扎了一下,显然这样的触碰让他很不舒服。“我知道瓦肯人的手很敏感。但现在让你赶快好起来要紧。”


银针刺入指尖,深绿色的血珠冒出来,老骨头拿了一只银酒盅接着,手上用力向外挤血。


史波克表情痛苦,眉头紧皱,肩膀禁不住的抽搐。


“解毒的方法,无外以毒攻毒。让我这蛇,喝了你含毒的血,它再吐出的毒液,就能快速解你的毒。但这也需要看你身体恢复的情况,如果太过虚弱,是扛不过此法的。因而所谓的灵丹妙药,其实并没有的。必是因地制宜,因人而异。”


老骨头松开史波克的手,花斑蛇从他的袖中游出,头伸到银酒盅前嗅了嗅,又转向老骨头,表示不喜欢。


老骨头叹了口气,只好又重新拿了根针,刺破自己的手指,也滴了点血在里面,花斑蛇才乖乖地探下头去,跐溜溜地把血喝了。


“再过半个时辰,毒液成型,兑进你的药里,差不多你就可以复原如初了。”


“你的血——”史波克欲言又止。


“我的血是用药喂的,这小家伙喜欢。”



车厢外,苏鲁蹲在树梢上,眺望着四周。


不知道柯克他们怎样了,他心里担忧着。


可汗的人手段之狠辣,在整个大陆都让人胆寒。契科夫落入他们的手中,不知道能不能挺得住。


忽然他看见一个红色的女子身影,纵横跳跃直奔这个方向而来。


“苗族公主?”


她不是和柯克他们在一起?那边发生了什么变化?


问题是瓦肯人又不想见她 ,那他们要不要继续躲呢?


他打了个呼哨,黑狗以更快的速度钻回车旁,而他自己则向着乌胡拉的方向拦了过去。




“如果是可汗倒在你面前,你也会救他吗?”史波克闭着眼睛问。


“会的。”老骨头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案。


“无论他已经或未来会给多少人带来伤害?”


“惩罚他的人,不是我——”老骨头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一把利刃已经逼住了他的脖颈,面前的瓦肯人,赫然已经蜕变成黄皮肤的可汗模样!!



【全职高手】龙与城上城 04(王叶王)

老王生日,更一点吧


01   02    03

04


龙镇四方。


叶修当年征服了北方的龙。


但龙并不是人类想跟人家玩,就能找到人家的生物。


就算叶修打败了龙,与龙缔结下皇族的契约,人家还是甩甩尾巴,该找地方睡觉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龙依旧是传说。


西方的龙传说是鬼龙,只见其影,不见其形。虚空之国的两位王子擅通鬼语,无人知道是否曾与鬼龙交言。


南方的龙与蓝雨泽国的喻文州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据说早年张佳乐在南疆的时候,与镇南将军孙哲平率领百花军有过抗龙之举,但终究未能成功。如果他们也能与龙结下契约,如今这皇城的主人是谁还说不定呢。


孙哲平受伤后,皇上趁机削了他的兵权,调入京城给了个侯爵,名为功高需静养,实为控制在手心里免生祸患。


张佳乐重整百花军未果,被韩文清招到渤海滨。


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在等待东海的龙苏醒。


而他们的劲敌,是死死守在龙身边的轮回海盗。


哦?你说南方的龙怎么跟喻文州好上了?恐怕是喻文州许了管住黄少天的嘴,不许他吵着龙睡觉吧。


——————————


次日清晨,乔一帆揉揉眼睛醒来,整理好衣服,推开屋门。


道观小小的庭院里盖了一层薄雪,上面并未见半个脚印。但他知道王杰希已经走了。那若有似无的萦绕在空气中的草药香气,已然消散在下山的路上。


“殿下,”他看见叶修走出来,低眉行礼。


“出门了叫哥就行。”


“是。我们当真去渤海么?”


“骗张新杰的话,你也信!”


乔一帆拧了一把自己的胳膊,还真是不长记性啊。


“去找东海的龙,我们不直接去轮回,找老韩干什么?联手么?当然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们是要去——”


“贯穿南北,辖制东西之地。江上,雷霆楼。龙脉精气被截盗,必从这核枢要地,能查出线索。”


东西南北贯通之要地,乔一帆想了想,果然是大局观的事情。


“那事不宜迟,我们——”


两个人一抬眼,看见许斌站在道观门口的小檐下。


“门主让我跟着你们。”


叶修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我们丢不了。”


“我尽量。”许斌的脸色显得异常沉重。


【AOS 武侠AU】骨针 06 (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引子  01  02  03  04  05


06


苏鲁驱使着马车在山林间如履平地,在史波克的坚决抗议下,麦考伊放弃了把他捆在草席里的想法,换成用板带固定到车厢内的长座椅上。


苏鲁一路驾车,一路听得车厢里争执斗嘴的声音没有停下来过。


临出发前,他们让史波克做了个判断,罗慕兰人和可汗的人,他更想躲哪个。


正如老骨头预料的,史波克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往可汗的方向走。


“瓦肯人这种脑筋里只有逻辑的生物,怎么会懂感情呢!”


“请你尊重我的族人,以及我并不知道罗慕兰人为什么追我。”


“不知道她为什么追你,你为什么要躲?”


“我只是选择了可汗的方向,并不说明我在躲避罗慕兰人。”


“但我的问题是,你更想躲哪个!”


挥赶马鞭的同时,苏鲁真心感叹这么多年老骨头对自己是多么的好,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温柔,除了疗伤的时候会下点狠手……


“汪汪!”黑狗远远地奔回来,警示地大叫他停车。


“什么情况?”


老骨头把手从车厢里伸出来,摸了摸黑狗的头,“再翻过座山,应该是克林贡人的地盘了。”


“可汗的人的踪迹,往克林贡人的地盘去了?”苏鲁皱起眉头,这个时候如果有契科夫在就好了,俄族人更擅长在夹缝中找出路来。“是故意藏身险地,还是故布疑阵让我们裹足不前?”


“你有什么看法?”老骨头扭头向车厢里的史波克。


“有十之七分四五的可能——”


“行了,你闭嘴吧。”


老骨头从车上跳下来,黑狗在他腿边转着圈,“我们还是等一下吉姆他们好了。”


“如果我们做一些假的车辙印,让罗慕兰人去和克林贡人打一打?”


“我强烈不建议你们这样做。”史波克的声音传出来,头顶上刷地有雀儿飞过。


老骨头冲着里面翻了个白眼,“真不懂苗族公主痴心追你为了什么!”


“不懂得公正的逻辑,却在随意揣度他人的想法。”


苏鲁看着老骨头扯下车厢的帘子,就要冲里面吵架的架势,连忙抓住了他的手臂,示意他离远一步讲话。


“我突然有种感觉,据说一些瓦肯有种特殊的天赋能力,可以通过手指与另一个人头部的接触,读懂对方的想法。”


“你觉得,这是罗慕兰人想得到他的原因?他的后代有特殊能力的可能性更高?”


“这个你比我懂。”苏鲁歪了歪嘴角,听见车厢里的瓦肯人重重咳嗽了一声。好吧,他忘了瓦肯人还有三倍听力来着。


老骨头蹲下身摸了摸黑狗油亮的脊背,“别跑太远,有情况马上回来。”


黑狗点点头,轻声巧步地跑开了。


——————————————


出乎他的人意料的,可汗同意了柯克的谈判要求。虽然并非答应他的条件,但同意了见面。


“这是为你们好。”日已西斜,他们前往碰面的地点,“你要给我的人吃点东西,饿坏了,你们可拿不到药。”


“我猜不透你。”押着契科夫的人从斯考特手里接过酒葫芦,灌给俄族人。


“没错,我也猜不透自己。”柯克撇了撇嘴,笑了。



【AOS 武侠AU】骨针 05 (McCoy X Sulu Spock X Uhura)

引子  01  02  03  04

05


苏鲁滑下地窖,瓦肯人已经可以半坐起来。


他心下为这种强大的恢复能力感到惊叹。


“你估计还有多久能动?”


“四个时辰。”


“我们要走了。”


“可汗的人动手了?”


“你和那个罗慕兰女人?”苏鲁盯着瓦肯人,瓦肯族和罗慕兰族同宗,都有一对尖耳朵。


“女人是无法用理智预测的生物。”瓦肯人轻轻叹了口气。


“因为救了你,我们的人,契科夫被可汗的人抓去了。”苏鲁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带情绪,“当然你现在不能动,也帮不了我们什么。问题是,我们现在不能带你走。苗族的乌胡拉公主已经来了,再加上罗慕兰女人——”


“是的,你们带上我是不符合逻辑的。”


“你一个人能在这里坚持四个时辰?”


“你不需要担心我的饮食。”


苏鲁摇了摇头,他感觉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清楚。


“大陆上的所有种族,都知道瓦肯人从不说谎。”老骨头举着灯笼,“他们只是不说实话。”


苏鲁看见瓦肯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但我不会扔下病人。”


苏鲁沉默,所谓计划失败。


瓦肯人在保守什么秘密?让他宁可自己孤身一人被扔在这个危险的地方,也不肯张嘴吐露半个字。


老骨头地窖角上搬了一卷席子,苏鲁看着瓦肯人眉头紧皱,“我说了,我可以留下来。”


“闭嘴!”


——————————————


林子里,柯克手持双刀,右手的刀尖指向对方的鼻尖。


“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人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


“你们需要解药,这就是条件。”尽管柯克知道,契科夫正被反剪双手,倒在地上受苦,他的目光也不能移开分毫。


“他,和你,和你们,都会是我们的人质。难道你们的不会交出解药么?”


“你太不了解我们的大夫。”柯克冷笑着,并没有说出口,我们的大夫不需要人质威胁,只要你告诉他,病人在哪里,他自然就会去医治了。“两个条件,一,你们离开大陆,去北部冻土荒原;二,放了我的人。”


“就凭你?和你们这几个人?”可汗的人身材倾长,天赋异禀。


“去问可汗,他才有资格答应我的条件。”柯克身边现在只有斯考特跟乌胡拉,底气却足的好像身后有千军万马。


对方有一个人闪身走了,留下两个继续押着契科夫与他们对峙。


他们已经获得了三分之一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