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全职高手】谁是谁的 (方锐 X 喻文州) one end

随手写


——————————————————


方锐曾经对喻文州充满好奇心的。


他在蓝雨训练营呆的那半年,刚好是四赛季黄金一代出道,他听着喻文州的传说,看着直播镜头里喻文州的手速,忧郁地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当时和他一起练气功师的还有一个宋晓,这人的最大特点是心大,训练营打个模拟赛啥的,输赢都不太放在心上。


方锐却不然。他一直觉得自己心眼儿挺小的。


毕竟在挑战赛里厮杀过,你死我活地淘汰。所以他琢磨了一下,觉着蓝雨这只队伍不太适合自己。


“听说你要走,队长想找你聊聊。”他给训练营的负责人说了想走,过了半天得到的回复。


“啊?聊啥?”他嘴还没闭上,就看见喻文州站在门口冲他招手。“喻,喻队——”他只好过去。


“为啥要走?”


“风格。”


喻文州点点头,风格这东西是职业选手骨子里的东西,比如几年后方锐成名的时候,他身上的标签是猥琐,在训练营的时候,已经显露无遗。


如同叶修在多年后所说,蓝雨的风格给了黄少天充分的自由,不可能再多放一个满场乱窜的方锐。


“打算去哪儿?”


“有朋友在呼啸,喊我过去瞅瞅。”


“呼啸,林敬言么?”第四赛季,唐三打正威名赫赫之时。“你想好,你的年龄可也不小了。”


方锐想说队长你操心的真多,正式队员还管不过来,我一个要走的——可他看见喻文州眼睛里流露出惋惜的神色,嘴里突然冒出一句:“我也是不得已。”


十四赛季方锐退役之后回了G市,陌生又熟悉的地方,老爹踹他趁着还年轻去上个学,他说行,我找人商量商量读啥,不知为什么就想起喻文州来。


喻文州当年劝他转练了盗贼,谁也没想到他后来在兴欣会以猥琐的气功师再次成名。


“是我,方锐。”电话里他都有点不知如何称呼,叫喻队?喻文州也已经转到蓝雨幕后负责商业运营,听说联盟总部念念不忘地想把他挖过去。叫喻总?又有点显得太不正经。最后只能报了自己的名字。


“嗯,听说你回来了。要来蓝雨转转吗?”


“不,想单独约你。我请客,别带黄少天啊!想跟你咨询点正事儿,他一来肯定毁了。”


“好。”


方锐在手机里隐隐听出笑意来。


G市人早茶、下午茶、夜茶的习惯,让人觉得怎么一天都在喝茶。其实还有蒸排骨、凤爪、烧卖、虾饺、牛肉丸等一众笼屉小食,和众多甜点。


方锐要了个卡座单间,看着穿浅蓝色衬衫的喻文州挑帘子钻进来,跟他说“好久不见”。


“是呢。”喻文州看着他,让他的心口没由来地扯了一下。


他等喻文州坐下,倒上茶水,倒也不用客气寒暄,“我爹让我念个书,想请你帮忙参谋一下,听说你报了MBA。”


“你也想念这个?”喻文州手指轻敲桌面,以示道谢。


“哪能!我也不是能从商的。”


“有个体育产业MBA,可以考虑。不过以你的性格,或许前沿类的会比较好呢。有耐心,善于思考,出其不意,让我想想——”


方锐看着喻文州认真的眉头,感觉到这人真的会为他操心,真好。


虽然在联盟里这么多年,能正经聊前途的朋友并不多,林敬言离开的悄无声息,叶修在B市搅合的联盟总部不得安生,苏沐橙是女生,而且全部心思都在兴欣上。


“你有什么感兴趣的方向,给我说说吧。我回头帮你打听打听。”


“行。”


“现在住哪里呢?在家里?”


“没。在家已经不习惯了。海珠自己的房子租出去了还没到期,想着收回来再重新装修一下。所以——”


“流浪街头?”


“倒不至于。短租了套公寓,看事情定一定,再决定怎么办。”


“哦,不如我去你那儿坐坐。”


喻文州好像随口一说,方锐却觉得,这暗示太过明显。“你怎么知道——”


“不然你干嘛不住家里。”


方锐的脑子有点蒙,他无从判断喻文州是不是认真的。


他对喻文州有那么点意思,但不觉得自己这么容易被看穿。


“反正我现在单身。”喻文州一边咬着松软弹糯的凤爪一边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我请你来是想谈正经事的。”


“我说的难道不是正经事?”


方锐在公寓的沙发上把喻文州的唇咬进嘴里的时候,觉得这已经是天下第一的正经事了。


有些东西不能用语言表达,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但他忍不住还想问,“你当年就喜欢我吗?”


喻文州正喘得七上八下,“当年,怕影响你的前程。”


他们都是。不过现在退役了,不会被冠以带坏年轻人的名头。


“你这么多年——”


“你非要问么?”


“我还去给你当学弟吧。你得照顾我。”


“你去帮我做随堂笔记吧,我的手速还是很慢的。”


方锐觉得,似乎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呢。不过,也算赚到了。


END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