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全职高手】红色花开 (喻文州 X 张佳乐) 上


绚丽如花的南国,春天来的很早。如果春节晚一点,就已经可以赶上回暖的日子了。


雨水湿漉漉的,张佳乐撑着伞,抬头看着高高的木棉树,灰蒙蒙的天空下那嫩红冒尖儿的花苞,撩的人心痒。


他春节前辞了职,想四处走走,逆着春运客流的方向漂到广州,心里想着是去二沙岛还是北京路。广州他来过几次,但都是出差,匆匆忙忙,走马观花。


“张佳乐?”


一个耳熟却又不是很明晰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他疑惑着回头,看见一张冷秀的脸。“喻文州?”


“这个时候来广州玩?”人手里拎着超市的购物袋,零食糖果塞了一大包,“我家小区,在楼上。”


张佳乐的突然觉得有那么一丝丝冷寂,春节么,都是一大家子人团圆,哪像自己一个人背包跑出来。


场面显得有些尴尬,这时候喻文州当然不好说上去坐坐,只是抬了抬手,问他住哪里。


“啊,不用客气,过节挺忙的,你赶快回去吧。”张佳乐误会成喻文州要送他,就算人家有车——


“等我一下。”喻文州有些困难地把购物袋和雨伞倒到一只手里,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让家里的小辈下楼接东西。


“真不用客气,我自己走可以的。”


“我听说了,你辞职的事情。”


喻文州眼神坚定,张佳乐貌似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想让我去你那里?”


“一切巧合里总有必然。”


“大过年的。”


两个十五六的男孩子从小区了跑出来,喻文州把东西递给他们,转身回来,“到车里坐坐吧。”


张佳乐摇摇头,“我只是随便出来转,暂时没有找新东家的想法。”


“少天也住这个小区,要不我喊他下来?”


张佳乐瞬间有种被逼到死角的感觉。


他偏了偏头,看见路对面有咖啡馆,“那里吧。”


“呵,你真是的。”


张佳乐辞职,在业内也是不小的震动,他们这一行顶尖人才稀缺,从国外回来的更少,各家轮一圈,掰着手指头都能把人数出来。


“你就不能放下一颗爱岗敬业的心,让我轻松两天?”


“我又没说立刻要你怎么样。尽一下地主之宜都不行?”


进了咖啡馆的门,张佳乐要了热巧克力,喻文州要了最近流行的海盐拿铁。


他收了伞,卸下背包,靠进短绒的坐垫里,“不管你是要给安慰,还是要拉拢,其实我都没那么糟糕。”


喻文州从口袋里掏出串钥匙,摘下一把放在桌上,推到张佳乐面前。“如果你不介意,可以省几天酒店钱。”


“如果我今天就飞越南呢?”


“我送你去机场。”


“我和你不熟好嘛?”


“听说你和叶修熟?”


“喻文州你到底想干嘛?”


“如果我说,我对你很有兴趣,很想研究你。这个理由怎么样?”


“该被做脑分层切片的是你好伐?”


“哦?”喻文州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很贵的。”


“我要赶飞机去了。”


“有可靠消息告诉我,MI6正在越南等着追捕你。”


张佳乐张了张嘴,觉得自己编不下去了。


“得了,你们那个粤语机器人搞的怎么样了?前阵子听说要植入黄少天的程序,害得好几个工程师都跑了?”


对话终于回到正常的轨道上,人工智能很热,深度学习也是热炒的话题,但其中的甘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百花的团队撑不住了?”


张佳乐不置可否,咬了半天嘴唇,吐出两个字,“累了。”


再说下去,就涉及商业秘密了,张佳乐抓起那把钥匙,在手指间转来转去。“你不是打算窃听我的梦话吧?”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点头,深以为然。


“要是我让你陪我呢?”张佳乐目光闪亮,好像突然捕捉到了兴奋点。


“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诶,别,这样不好。”


“没事,我家三天一小聚,五天一大聚,不差这两顿饭。何况今天才年二十八。”


“你们居然没加班到最后一天。”张佳乐用纸巾抹着唇上的巧克力,“糖多了。”


“今天是我生日。”


张佳乐的杯子砸在桌面上,“你的诞生码印在哪里?眼底么?让我看看?”


喻文州微笑着伸出手,“跟我走,你就能看到了。”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