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猎》朱星杰个人向 01

24K和Mack Daddy的黑衣炸的,不确定会不会出现其他人。无CP。

01

那是无法企及的高度,夜在山崖上绽放,耳边传来蝙蝠狩猎划破空气的声音。

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得到。

他蹲伏在岩石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峡谷对面的崖壁,身后有一只战战兢兢的狐猴,血红的眼睛在黑暗中颤动。

耳机中一片静默,只有偶尔传来的低低的电流声。兄弟们在哪里,是死是活,他都无从得知。

无可动摇的专注已成为融刻到骨血中的习惯,他的指尖擦过靴筒里的匕首把,呼吸都细不可闻。黑色的面罩遮住了大半个脸,如果在阳光下,他白的如瓷玉一般,但在这危险密布的热带从林里,全身的遮蔽和迷彩让他隐若无形。

百米远的崖壁上闪过一道光,紧接着又是一道,仿若电码。他在心里按记下节奏和时长,这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难度,不是因为他受过严格的训练,而是因为他天生的联觉。

这是他们选中他的原因,10个月前他的手还在按键盘,而现在握着匕首。

今晚的任务是到达对面,活着。在接受任务时,他在问自己,有没有拒绝的权利。或许是有的,但他却义无反顾地来冒险。

当那扇门被打开的时候,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身后的狐猴发出“吱”的一声,很轻,很快,或许痛苦都来不及,蛇的毒液就渗进了血液。

崖壁上的光线变快了,仿佛在催促他立刻行动。

上一批队员来过这里,用电子设备把光线闪烁的过程录下来,希望能通过电脑进行解读,然而毫无头绪。

他知道,有些信息不是凭语言,而是凭感觉的。

没有人知道对面是什么,会毁灭地球,还是自生自灭。

联觉的能力让他能从光线中听到声音,感觉到温度。他需要过去了。对面在呼唤他。

他尽可能轻地抖开降索,在石头和树根上固定好绳扣,紧了紧背包,纵身向百米深的峡谷跳了下去。

坠降的速度在不断加快,绳子的长度有限,但两道山崖的距离也在变窄,可以了,他踩住脚底一块突出的岩石,右手拉住绳索,左手扯开滑翔翼,滑翔的时间只有30秒,他快速调整身形,整个人扒住了对面的曲折的树根。

还好,没有浪费滑翔翼太多的电池。

接下来,就看能不能爬上去了。

他稳了稳呼吸,准备手脚并用地上升,静默了一天的耳机中却突然传出了发音含混但语气坚决的声音——

“ZHU……XINGJIE……”

“谁?”

一张大网铺天落下。

TBC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