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AOS】雪花球(医生X舰长 Mckirk )上

老骨头从俄罗斯领航员的柜子里顺了一瓶伏特加。

酒很烈,他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舰长饮下酒液时滚动的喉结,舰桥的呼叫响了。

进取号马上要进入约克城,那个在他眼中随时会爆炸的大雪花球。

“有约吗?”他在舰长准备转身离开时问。

“你知道的。”舰长的嘴角挂起微笑,在他看来,那叫做勾引。

老骨头麦考伊一直坚定地认为,他跟舰长的关系不能用恋爱这么肤浅的词来解释。就像那个尖耳朵混蛋,号称跟我们的通讯官在一起,结果呢?真是让美丽的通讯官一次又一次地担心加伤心。

他尝试,并努力做到了从内心深处理解他的舰长,那个外表坚强内心柔软的敏感先生。

走出航港,他看见柯克正目送苏鲁和他的家人远去,那依然带着笑意的眼神里,也带着一丝孤单和落寂吧。

他们之间的羁绊,终归不能再加深一层。万里有一的后果,他们承担不起。

麦考伊站了几秒钟,还是转身先去完成自己的落地工作,所有的医学案例报告虽然已经全部上传,但还有一些新合成的实验药剂,他要亲自送到基地实验室去。

等事情都忙完,跟几位同学聊了会儿天,吃过了晚饭,他回到星联公寓时,人工制造的夜晚已悄然来临。

是的,公寓。他在地球的房子卖了,最近也没有购置固定资产的计划。只要那个人想飞,虽然他并不喜欢黑暗冰冷充满风险又混乱不堪的太空——

他听说舰长交了中将的申请报告,但他真的应该相信么?

柯克的公寓房间就在他的隔壁,他想了想,干脆直接敲了他的门。

“累了?”

“有点。”

他的舰长打开门时,眼角带着一丝魅惑的低垂。

“哦, 你真是——”他想都没想就吻下去,从那杯伏特加开始,他的胸口就一直有火在烧。

柯克被他推在墙壁上,欲拒还迎。“我说,你好歹去冲一下,满身都是实验室化学药剂的味道。”

“你什么时候嫌弃我了!”他恋恋不舍地咬着柯克的下唇,弹性真好。

“此时,现在。”柯克撑住他的肩膀,麦考伊不得不放松手臂的禁锢。虽然从武力值上来讲,他认为自己比某人还是要高一点点的,某人不过是因为职务关系,挨打的经验更丰富一些而已。“药剂的味道让我嘴里发苦。”

“好吧,我去。我的睡衣你这边还有吧?”

“有,自己找。”柯克转身,麦考伊看见他开着台灯的书桌上放着张纸,上面划着许多长短不一的横条条。

“不要告诉我,你是在用这种方式决定要不要落地。”

“有什么不好?简单的逻辑分析,好处和坏处,当你想不清楚的时候,就把它们画下来,加权求和——”

“老天,那个逻辑怪物在你脑袋里灌了些什么?如果你有一天敢把这些鬼东西用在我身上,我就——”麦考伊的声音被柯克用嘴堵住了,“赶快去,别让我等太久!”

该死的,他能感受到这个人对他的渴望和焦躁不安。那些做为舰长被习惯性地掩盖的东西,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被无限放大。“吉姆……”

在宇宙中,他们不得不坚如磐石,舰队的训练和严苛的环境不允许他们有丝毫的犹豫,即便他每每忍不住抱怨,但行动往往比思维更加坚定和迅速。

“骨头。”

“叫我伦纳德。”

他看见柯克整个人贴在透明淋浴间的玻璃外面对口型,“伦纳德,伦纳德……”

是个傻瓜么?

他暴躁地按灭花洒,拉开淋浴间的门,把人扯进来。“你想干什么?”

“如果我不飞了,进取号同样需要一名优秀的医疗官——”

“你个混蛋!”麦考伊抡起拳头,却被柯克一口咬在锁骨上,疼的他浑身一哆嗦,“你想咬破我的颈动脉吗?!”

“有本事,你打我!”柯克按着他的肩膀,挑衅地扬起眉毛。

“我还真就打你了!”麦考伊把人拦腰抱起扛在肩上,三步两步丢进卧室,拎过架子上的一卷打包带熟练地把人的双手固定在床头,“别忘了我是医生,控制造反的病人是我的基本功。”

柯克眨动着宝石般的蓝眼睛,翘起嘴角,笑了。

TBC

评论(2)

热度(28)

  1. AlecNightsicyp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