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AOS】雪花球(医生X舰长 Mckirk )下


“进来。”柯克的眼睛盯着他的腰,他从浴室里出来什么都没有穿,柯克身上挂着睡衣,刚才被水沾湿,乱七八糟的。

“混蛋!”他扯下柯克的裤子,冲着这家伙刚才撩他的劲头儿,肯定是自己做好了准备。“你可真是不留情趣。”

“不要告诉我你有那份耐心,我可不想伤到自己。”

“既然你如此盛情邀请,我就不客气了!”

他扳起柯克的腿,掐住他的腰,长驱直入。

“哦~”

就像饮下伏特加时的那声叹惋,两个人都被满足感冲得有些目眩。柯克闭起了眼睛,呼吸起伏。

“你到底想搞什么?”他放松柯克手上的绑带,让他的手腕搭在自己肩上。

“骨头,别TMD的多说。虽然我知道你是个话痨。”

“那个尖耳朵混蛋才是话痨!”他狠命向深处撞了一下,柯克吃痛,掐住他的后颈。两个人的身体靠的更近了,他的汗水滴在柯克的胸前。

“再来,骨头。”这并非情话,今晚的舰长和他一样发狠,他们正不顾一切地把ML带向一场战争。

“别这样。闹什么鬼?我是个医生,不是打桩机!”

“你知道我多爱你说这句话……”柯克抱住他,胸贴着胸,身体的热度烧得滚烫。

但我到底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麦考伊觉得自己到死都不会问出这句话。他是他的船员,他是他的舰长,他是他的……

“伦纳德……我想说我离不开你,但那并不是事实。”柯克带着喘息的厮磨声音在他耳边,“在太空中,我们早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感情,甚至比Spock更过分。他是多数时候意识不到,而我们——”

“吉姆,你醉了。你刚刚自己喝了多少?”

“伦纳德,我……”

麦考伊用嘴堵住了柯克的嘴,他不能让他把那句话说出口,他们都做不到……

柯克沉默了。身体的感觉正在不可阻挡地向前冲,呼吸越来越重,麦考伊能感觉到柯克的手在他后背上撕挠,但他却感觉不到疼。

柯克比他先一步射了出来,他把自己撤出来,交在他手里。

“伦纳德,我只是——”

“你什么都不用说。”释放了的麦考伊躺倒在他的身侧,“你知道我是个医生,战地医生救治的第一原则是让人活着,而不管他活的是不是会像个人。我有时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个医生,而就像个修理工。叮叮咣咣,叮叮咣咣。”

“该死的,我很累,别逗我笑。”柯克仰倒着,热湿的汗水正在渐渐消退。“所以我们都想知道,我们距离理想有多远。”

“所以我不会阻止你,不顾你做怎样的决定。你也不用为我考虑。说白了,人和人都是平行线,不会更近,也不会更远。该死的,你——”

柯克的头埋在了他的腋窝里,有什么温热的东西,流淌在了他的皮肤上。

他抽动着嘴角,想找点什么合适的词语,却还是放弃了。

就这样让他抱着他,他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

………………………………………………………………

“话说吉姆我是你男人不是你爹——”

“你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在柯克把一本家庭关系登记卡丢在他手里的时候,他看见某人的监护人一栏填着自己的名字?!

“你知道这个东西,他们想知道,如果我们被炸了,第一时间通知谁。我不想再写我妈妈的名字了。我们没有任何法律意义上的关系协议——”

“你不是不想飞了吗?”

“谁知道呢?”

“那你也不能把我填在你爹的位置!监护人?你几岁?再说了,如果你被炸了,我难道不会,一起么?”

“记得我生日不记得我几岁?”

“柯克!”

“我爱你。”

“你说什么?”

“我像爱我的监护人一样爱你,你满意了吧!”

“混蛋,你非要这样重口味么……”

/滴滴!约克城星联基地呼叫柯克舰长,有一艘未知星球飞船被困在星云中。请立刻到基地报道!/

“准备出发吧,我的重口味的老骨头!”

“上帝啊,该死的,谁要当你们这群混蛋的监护人,我是个医生……”

THE END

——————————————————————

某人居然把自己写哭了……

评论(1)

热度(19)

  1. AlecNightsicyp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