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星际迷航】Pearls 06(AOS 大三角无差)

时间设定:Startrek:Beyond结束后。

CP:舰长大副医生大三角无差,偏友情向。

01    02    03    04   05


“哦,不——”McCoy想说我还没说完,你那么急干啥,瓦肯人亲是要摸手指的。然而他看了看Spock的表情,好像觉得,已经不用了。


瓦肯人本来就缺少表情的脸上,完全是当机的状态。


Kirk耸了耸肩,“不至于吧?才亲一下,我亲过各种各样的生物…… Bones,我可不想把他搞坏了!”


“应该……没事……吧……” McCoy现在也不确定,他只是查阅了一些Spock大使留下来的资料,虽然这些资料的保密级别很高,但做为船上有一只瓦肯人的企业号的首席医官,他还是想办法得到了权限。但,也只是看过,并不了解真实发生的情况会怎样。


“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从Spock身体里苏醒的是他族人的声音。“你刚刚所做的事情,很显然与繁衍无关,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该死的逻辑!”McCoy咒骂着,“是我们要来救你们,你们这群死逻辑脑筋的不要捣乱好不好?!”


“我看不出这和救我们之间有什么逻辑关系!”


“滚!”医生很想一巴掌抽过去,但想想打的还是Spock……


“等等,”Kirk扶住了Spock的肩膀,“从逻辑的角度来讲,你现在跑过来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阻止我亲他?”


Spock的脸部肌肉抽动了一下,显然对方被Kirk问住了。


“什么意思?”McCoy迷惑不解。


“他被控制了。我是说,这位Spock的族人。他现在在帮那些神秘生物做事,阻止我们夺去Spock的理智。那是它们的美味食物。”


“混蛋!”医生的拳头锤在穿梭机的内壁上。


“Kirk,我没想到你如此敏锐。”声音从Spock的身体里发出来。


“谢谢,不然怎么敢在星舰上放一位瓦肯人的大副。”Kirk抓着Spock的手臂,“兄弟,我不知道要怎样称呼你,显然你已经和你的寄生者纠缠在一起。地球上曾经有句古老的中国话,虽然不太合适,但我不得不说,你这是为虎作伥。我们不能把你带去新瓦肯,那将带来更加灾难的后果。如果你还有一些自己的理智的话,放过Spock,放我们回去吧。我知道这很残忍——”


“Spock!”医生在瓦肯人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活动的气息,他知道Spock的意识回来了。


“抱歉。”Kirk摇了摇头。“我似乎不应该替你做决定。”


瓦肯人什么都没有说,McCoy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大脑一定在飞速运转,来判定这次行动成功的可能性。


非常渺茫。


“Spock,我想说现在每一个活着的瓦肯人都是宝贵的。你说了你对种族负有责任!”医生心急火燎地说,他生怕Spock选择了自我牺牲的路径。“虽然你说过对死亡的恐惧是不符合逻辑的,但责任不一样!你对瓦肯种族负有责任,你对你身边站着的那个人负有责任!”


“医生,你犯了个逻辑错误,瓦肯种族和舰长并非天平的两端。”Spock恢复了他轻快的语速,“顺便说一句,碰一下嘴唇而已,我没那么容易失去理智。”


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你脸变绿了,医生在心里嘀咕着,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瓦肯人不会说谎真是个天大的谎言。


Spock看见Kirk正望向他,“我听你的,”他说。


“Spock,我们不在进取号上,所以这不是命令。我不能替你,也不能强迫你做决定。我只是希望——”


“成功的可能性,千分之零点二一四。我不想你们一起冒险。”


“所以我需要一个正当的理由。更伟大的意义,值得去冒险。去发现或防御一种新的生命形态,或者——”


“等等,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提问:这种新的生命形态,对瓦肯人的进化是否富有意义?”McCoy眉头紧皱。


“医生,你怎么了?用你常说的哪句地球话,你脑子进水了吗?”


“你知道我不喜欢你们该死的瓦肯逻辑,但这并不能阻止我发现你的好奇心。理智告诉你必须压制它,因为你不想让我和Jim发生危险,但你在兴奋,阻挡不了的兴奋。你想接近那神秘生物,你抵挡不了它的诱惑和吸引。你瞒不过我,因为我是进取号的首席医官,我的任务就是盯着你们两个的生理、心理和精神状态不要出问题!”


“Bones!”Kirk高声制止了他,不对,一切都不对。正常的McCoy虽然经常会抱怨,但不会有这么强的攻击性。Spock不正常,McCoy也不正常,是什么在影响他们精神的稳定性?


Kirk觉得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们三个都会疯掉。不要说面对敌人,可能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他们就会在这狭小的穿梭机里互相攻击,要了彼此的性命。


“Spock,把手给我。”


“舰长?”Spock疑惑地看着他。


他毫不犹豫地抓过瓦肯人的手,“还有你的,医生。听着,Spock,我要求你做精神连结,把我们三个人连在一起。我们不能彼此猜忌。没错,我也在骗自己。我想说服自己,说我不是因为你才来到这儿的。做为一个身负星际联盟责任的舰长,我的命不是我的。但那有什么用呢?我就是为你来的。不要试图用逻辑解释,解释不通的。是不是,Bones?”


“Jim...”


“我们必须异体同心。我们曾经做到过,现在也不例外。”


Kirk握住了Spock的手,McCoy的手覆盖在他们之上,他们闭上眼睛,思维仿佛一下子延伸至宇宙空间之外,幽远,深邃,无边无际。


/低等生物总是充满恐惧,把自己当成受害者。/


他们听到这样的声音。


/理智和情绪都可以成为食物,并没有什么区别。花草树木不会恐惧自己成为食物,因为生物链是循环的。水不会恐惧自己成为食物,因为它在被分解,也会被还原。一切生命的形态,解构,变化,并不存在唯一的模式。所以人类,你们在害怕什么?/


“你,爱过么?”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耳边响起。


三个人如梦初醒,迅速看向四周,穿梭机的通讯设备信号在不停地闪烁。


“Uhura!”


“一艘没有舰长的星舰要来迎接他的舰长,所以现在是我在指挥椅上。”


“Sulu!你们把进取号开出来了!”


“联盟最重要的舰长丢了,难道不足以成为发动一艘星舰的理由么?”Scotty的声音也在呼叫信号中传来。


“我是说新的进取号造好了吗?这是试航?你保证她一切都运转正常吗?”


“虽,虽然还有一些,一些小毛病。比如导航系统不太灵敏,让我们多走了四天的路程。舰长,你知道大家都急坏了!”Chekov依然绊绊磕磕地语速奇快。


“四天?老天!”医生感叹了一声,我们出来了多久?


“已经有半个月了!”


“什么,我感觉我们从出发到现在才不到三天!”


“你们的时间被扭曲了。做好准备,我牵引你们上舰。”


Kirk虽然觉得不应该,但他还是终于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只有星舰在的时候,舰长才是舰长啊。


有大家在,真好。


“Bones,你怎么了?”


“Jim,不要被骗。”Spock一拳砸在通讯按钮上,万籁俱寂。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