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KU水仙】once in love(McCoy X Vincent ) one end

when you fall in love, you lost in the fog.

文森特·史蒂文来到麦考伊医生的诊所时,他已经被冻结了所有财产。

“你的身体机能完全正常。我会把这份报告交给检方,而如果你需要精神鉴定报告,那不是我的专业领域。”

“不,我不需要精神鉴定报告。”文森特惨笑,他早就把一个精神病医生拖下水,而对方对他毫无抵抗抗力。

“那你现在可以走了。”麦考伊把报告轻轻放在桌面上,准备按铃呼叫下一位患者。

“求你。”他没有杀人,但离婚诉讼可以让他赔光一切。

“我不想成为你的下一个目标。”麦考伊修长的手指间转着签字笔,“不要告诉我你跌入尘埃就不会吞食泥土,那是你的天性。有一种人,追逐与捕猎是他们生存的动力,甚至都不能称他们为‘性瘾者’。你们追逐的不是‘性’,而是把所有人玩转股掌的快感。”

“我有心无力。”

“坦白来说,你对萨拉感到抱歉吗?”

“我不想她死。”

“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爱会让人死!”麦考伊扬起手,巴掌堪堪抽在文森特脸上。

“我需要反思我的人生。”文森特语调低落,毫无情绪。

“好吧,如果你这样说。”医生有着天生善良的本性,与他相信或不相信无关。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串钥匙,摘下其中的一把。“在湖边的房子,那里只养了几只鸭子,连只母兔子都没有!另外,我会让警察能找到你。”

“我清楚你的原则,医生。”


文森特是麦考伊的大学校友,文森特在建筑系光辉耀眼,/我希望我能提醒你,如果你愿意让我提醒你的话。/ 麦考伊当年经常劝他,但他基本上都当酒灌进肚子里喝掉了。

如果他能听进去一点的话,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麦考伊给他订了食物、饮用水,甚至两套速写套装,让他想起刚上大学,抱着画板在河边画建筑写生的时光。

但始终没有来看他。

期间有人送来几份法院要他签署的文件,律师和他通过电话,建议他还是可以争取一下自己的利益,因为在他和萨拉的关系中,也可以说,萨拉是诱惑者 。他和她,本质上是同一种人。

“不用了。我不想利用因为我而悲惨逝去的人,来争取自己的利益。”

“好吧。”律师仅仅是在尽职尽责而已。

“你还算是良心未泯。”之后他接到了麦考伊的电话。

“你在律师那里?”

“我不想养你,所以我总得看看你还能不能剩下一口饭钱。”

“我不需要你养,我可以去修剪花园,修篱笆,干什么都行。”

“我不需要你修篱笆,听着,我给你找了个活儿干。”

“是什么?”

“我这里有一批古早的医疗档案,我需要你根据档案中的描述,做人体素描还原。当你画够了那些扭曲的、残缺的、破败的人体之后,你大概就会对人的生存意义,有了新的看法。”

如果是曾经的文森特,一定会露出装逼的礼貌得体笑容,然后不屑一顾地走开。

然而他却接受了。


麦考伊挂上电话,打开记事本,确认了一下自己下午的出诊时间。

他曾经没有,或许也永远不会告诉文森特,他爱他。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