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AOS 武侠AU】骨针 01 (McCoy X Sulu)

寅时刚过,老骨头张开眼睛,他睡得浅且少,昨晚在他身边的苏鲁已然收拾利落出门。


起身推开屋门,天色半明,林中薄雾漂浮,缸里舀水洗了把脸,一条黑色大狗呼呼地跑过来,皮色油亮,鼻头上沾着露水。


他伸手在狗背上摸索了两把,示意它四下警戒,自己转身,去到仓房里。


从仓房地面上掀开一块草皮,就是下到地窖的通道。他和苏鲁在这里落脚还不到三个月,万事简陋,也没搭梯子,只能纵身跳下去。


草甸子铺的床,明灭不定的油灯,通风口筛进来的一点光亮,瓦肯人躺着,眼睛紧闭,但胸膛起伏,呼吸平稳,看来昨天一晚是熬过来了。


不是老骨头不关心伤者,不留在床边照看,而是瓦肯人的冥想,对他们来说是恢复身心最好的办法,不希望有人打扰。


“史波克,”他叫了声他的名字,“你需要水吗?”


“谢谢。”瓦肯人翕张着干裂的嘴唇,他是如此的骄傲,若非万不得已,不会接受别人的帮助。


“我希望你好些了。因为我不得不告诉你,昨晚有人找上门来了。我希望你告诉我,他们是谁。如果你不方便说——”


“可汗的人。”瓦肯人用坦诚表达了他对救治了他的人的感激。


老骨头皱紧了眉头,“我以为是你们跟罗慕兰族人无休无止的战争。你们为什么会惹上可汗?”


“再有两三天我就能动了,我会尽快离开的。不给你们添麻烦。”


“你不要过于自信。你中的毒很罕见,要是普通人早就死了。”


“谢谢你。另外,如果一个叫乌胡拉的苗人来找我,请什么都不要对她说。”


“乌胡拉。”老骨头轻声念叨了这个名字,他刚刚在瓦肯人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息波动。但他估计他不会说更多了,“好吧。你需要吃的吗?我一会儿给你拿药下来。”


“不需要。”


头顶上的地面,苏鲁回来了。老骨头听得出他的声音,轻而棉实;如果是其他人,狗也会叫的。


他翻出地窖,盖好草皮,看苏鲁手里拎着两只野兔的耳朵,狗正呼哧呼哧围着他打转。


“有什么状况吗?”


“有人,但没有要靠近的动向。”


“他说是可汗的人。”老骨头朝地下努了努嘴。


“怪不得。”苏鲁的眉头拧紧,他把兔子放在石桌上剥皮,刀法轻快,不见血痕。


苏鲁的本族与可汗相去不远,如果不是海水相隔,恐怕早已被收入囊中。


“但可汗一向在北境,如此深入南疆,倒是少见。”


“瓦肯人也很少来南方,不是么。”


“他提到了苗人。”


“是么。”苏鲁已经剥好兔子,切下两条腿儿来扔给黑狗,然后搭起柴火,架起烤制。“老大是不是在苗人那里谈什么事情。”


“希望他不会又弄一身伤回来找我。”老骨头把兔血用砂碗单盛,留着入药。


他们两个人看似独来独往,却并非和其他人毫无关联。柯克是他们的头儿,还有一个叫契科夫的俄族人和一个叫史考特的苏族人跟在柯克身边。


他们当下落脚的这片森林,在川苗交界之处,本是柯克让他们在这里待命,外人不会得知。


瓦肯人送史波克来求治,带了柯克的手信。他们一向和瓦肯人关系不错,这一点顺理成章。柯克在苗人那里,瓦肯人也提到了苗人,也就是说史波克是在苗人的地界,中了可汗的人的毒?


火势渐旺,肉香也渐渐飘出来。日光穿透树林,薄雾已散,偶有一两声鸟鸣。如果不是潜藏在周围的危机,这样的清晨,弥足珍惜。


“我去下面送药,等下可能还需要你再行运针。”


“哦,好。”


老骨头去窝棚里刮了一碗药膏,给地窖里的瓦肯人送去。


可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只看见架在火上吱吱冒油的兔子。


苏鲁,不见了。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