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通贩】全职高手同人:喻文州中心本《万物生》(一、二)+冷CP合集《幻境》

(一)喻队中心本 : 《万物生》 二刷

字数:6.8万

规格:A5

页数:15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1、【喻叶喻】编辑写手PARO 椰壳       

2、【喻黄】原著科幻向 迷航(副CP 王叶)  含番外

3、【张喻张】民国黑帮 枫叶(副CP 韩叶 肖乐 林方)

          枫叶番外(黄喻 王叶)

4、【林喻林】原著向 李子   含番外

万物生(二)新印

字数:6万

规格:A5

页数:130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叶喻】理工科高校 细流(副 CP 王乐 林方)

 【王喻】商业社会 火烧云

 【喻轩】修仙 藤(副 CP 乐策 王黄 叶晨)

 【肖喻】科幻 捉手(副 CP 黄王)

 【方喻】原著向 谁是谁的

 【喻乐】人工智能 红色花开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万物生(一)、(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3166989175

买过《细流》或《万物生》一的GN,拍个图或者发订单截图给我,赠下面的《幻境》一本。

 

(二)不冷不要钱的冷CP合集《幻境》

字数:4.2万

规格:A5

页数:10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20元

收录:

1、【轩王轩】酸梅  (据说是全球唯一 一篇李王,最后还被我逆了……)

2、【轩乐轩】海鲜 (含韩叶)

3、【叶江】江岸

4、【肖乐  叶江】乐山 (江岸续)  含番外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幻境: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212aea9skK8kJ&id=562980738522



【全职高手】梅酒 04 (喻队中心)

CP作者还没想好,哪朝哪代的故事作者也没想好

唯一确定的是之前有人要看大三角,同时做为无节操的作者,所以拆逆必不可少…… 不过,应该还是会HE吧~

如果还愿意跟着不靠谱的作者继续往下看的话……


本章林方


引子  01   02  03


04


兴欣庄上。


残席已撤,林敬言坐了暖阁,叶修、方锐、张佳乐各寻位置,打哈哈斗嘴的话在席上都说完了,几个人的眼神都四下缭乱,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


“直说吧,”叶修吹了吹茶水的热气,抿了一口,“老韩想干什么,别跟我提张新杰,他还入不了我的眼。”


“谁入得了你的眼?等我喊孙哲平过来劈了你?”张佳乐简直是习惯性地斗嘴。


“张佳乐你出去。”


“你——”


“好啦好啦,”林敬言不得不打圆场,“我们临行前,并没有见到韩将军。”


“哦,没见着。”叶修心不在焉地点点头,“那你们出来干啥?回收方锐?”


“建安的军权,秋王有什么看法?”林敬言突然戳出重点,还点了叶修在离京前的封号,意欲打他个措手不及。


“秋王,”叶修的脸冷了下来,“不是已经换人了么?”


“您知道的,在韩将军眼中,孙翔并不是。”


“那你就让他安生些,等我回去灭了他!!”


“我刚刚问的是建安的军权。”林敬言不紧不慢,见到方锐他就放心了,不介意跟叶修磨嘴皮子。


“老韩会把唐昊放在眼里?”叶修已然点上烟袋,狠吸了两口,吐出一片烟雾来。“那一群没脑子的,不是还想要重金贿赂张新杰来着?所以张新杰不放心,才派你们去看看,说是接方锐,实际上也是打探我的动向。你们这一趟,还真够累的!”


林敬言只是微微一笑,即便叶修把所有的点都说中了,“淮河以北一向不安生,韩将军如今不便亲临,稳妥仔细些总是应该的。”


“你觉着‘稳妥仔细’这样的词,是该用在他身上么?”叶修的烟杆在他手里默默旋转,“话说,你说老头子不放韩文清回边关,是想把皇位传给他么?哎,你别紧张,我们这是京外之地,闲散庄客,闲聊而已。”


林敬言刚刚后背真的激起一片冷汗,他瞄了一眼方锐,发现方锐眼睛盯着脚尖前的地面,装得无比乖巧。


“我们不过在手下做事,少登朝堂,今上的心思,哪能是我们随意揣测的。”


“都说了是闲聊,闲聊嘛~”叶修看了看眼神直勾勾盯着窗户的张佳乐,“你肯定不行了,你就不是当皇上的料!”


张佳乐下定决心无视他,却不料叶修居然站起来走到窗前,外面已是大雪飘飞,雪花打在窗纸上簌簌地响,“老头子的心思其实一点都不难猜,但想不想坐到那张龙椅上,是每个人自己的心思。老韩只想自己出去边疆撒野 ,张新杰说什么也要把他劝回京中,你老在外面飘着,谗言啊,参本啊,妥妥地就都少不了你。老头子不会选我,因为我太不听话,但这并不说明,我叶修身边的人不能上位。方锐啊,你说咱俩要认个干亲什么的——”


“我今晚想留下来陪林教头说话。”方锐压根没理叶修的话茬,突然冒出一句不当不正的。


叶修也没在意,“好,好,你陪,你陪。要不乐乐你陪我?”


“滚!”张佳乐终于没忍住,起身推门出去回自己的客房了。


叶修在粗瓷碟里磕了烟灰,把长烟杆插在腰带上,“行,我也走了,你们好好聊。有啥需要的,喊一声外面有人支应。这山村野地不如京里方便,林教头请多担待。”


林敬言吊着的心算是放回肚子里,叶修被贬朝堂震惊之时,韩文清说了一句话:/你们要信得过他。/ 林敬言当时能理解,却不尽相信,在朝局之中,没有野心的人是没有地位的。如果叶修有意推方锐上位,“现在别人都走了,总该对我说说你的心思了。”


“我在你面前,能有什么藏得住的心思。”方锐起身,熄灭了暖阁边的灯火。


【全职高手】梅酒 03 (喻队中心)

CP作者还没想好,哪朝哪代的故事作者也没想好

唯一确定的是之前有人要看大三角,同时做为无节操的作者,所以拆逆必不可少…… 不过,应该还是会HE吧~

如果还愿意跟着不靠谱的作者继续往下看的话……


引子  01   02


03

临安城。


留王府的暖阁内,王杰希怀里拢着只黑猫,对面桑翼军统领杨聪正襟危坐,好像天上掉下磨盘,遇上了好大的事情。


“张新杰派张佳乐和林敬言去见叶修,是有道理的。他们都不是霸图本家的将领,对叶修没有那么多的新仇旧恨。不过说来,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王杰希眼皮都不抬地说。


“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心中不安呐。”


“听说你的帐下收了一名夷将?可靠得住?”


杨聪隔着袍服在自己腿上抓出两道印子,还不是因为你把许斌从我手里抢走了!


但这话,他是不敢说出来的,即便在王杰希承袭王位之前,两个人一路在军营里摸爬滚打过,那不过是老王爷为了世子能有一些行伍试炼罢了。


“还需在战场上多加锤炼。”


“今上虽然龙体欠安,但我近日也入宫看过,少些操劳,应无大碍的。朝堂之上,这几年不会有大的变化。很多人都在担心太子位至今空悬,如今云王府上,你不去走动走动?”


“怕是不大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好了。周泽楷和江波涛,你是套不出话来的。但护院的吴启,不是和你打过交道?”


“今上心思飘忽不定,还真不知……”


“猜不到的事情,就不要猜好了。叶修的出走,并不在意料之外,即便在他最得势的时候,他也不曾在这件事上动过半分心思。”


“容我斗胆问,”杨聪终于下决心把话吐出来,“那您呢?今上至今只有几位公主,太子人选,出不了各府。”


“你觉着,我适合当皇上?”王杰希手里把黑猫放开,只听“喵”的一声蹿了出去。


杨聪吓了一跳,“这个恐怕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想与不想。”


“你早去云王府上转一圈,回头给个消息给我吧。”王杰希不再接续这个话茬,端起茶杯来扬了扬杯盖,杨聪只得起身,退了出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耍得他开心么?”方士谦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毫不客气地给自己倒茶喝。


“杨聪是实在人。今上的心思,他猜不着,你还看不透?”


“但喻文州是不会回来的吧?”


“叶修是猫,喻文州是鱼。抓不回鱼来,要猫何用?”


“呵呵。”方士谦在留王脑门上,弹了个栗子。


【全职高手】夜字系列 红月亮 (下)

车停在珠江边上。


月食已到生光,江对岸的不知停歇的城市灯火,都比不上这一弯日影,让千万人驻足。


他们在一起多久了?从第六赛季结束,到十五赛季半程,为什么还看不厌呢?


“我退役吧,冬季转会期就退。”


“刚才不是说还在犹豫?”


“从性价比上来说。”喻文州靠在副驾驶的椅背上,“趁现在还有人买。”


王杰希看着他的眼睛,什么时候我都会买你,这么矫情的话他可说不出口。


这么多年,喻文州在事业上一直拒绝和他绑在一起的。倒不是因为微草和蓝雨是死敌,而是个性使然。


他们两个都太过独立。


即便王杰希在微草以单亲爸爸著称,即便相处久了他也会忍不住关心喻文州的举动,但关于未来,喻文州始终闭口不言。


大概,也可能,真的是他,没想好吧。


喻文州飞快地在他耳边蹭了一口,推开车门,靠在江边的一棵树上。


四下无人,王杰希关了车灯,黑暗中只有江水倒影的粼粼波光。



他走过去把喻文州扣在树上。


他们在黑暗中吞噬着彼此,不能肌肤相贴的焦躁埋没于耳边的轻喘。


“套子。”


喻文州从口袋里摸出来撕开,他们总有一部分是连接在一起的,唇或手指。


“回家后你要还给我。”


“回家后随你。”


深入的时候喻文州咬紧了嘴唇。


“不怕明天被人看出来。”


“王杰希你闭嘴!”


在他们怀抱彼此的时刻,总有一种不切实际的真实感。


“说实话,你一退役就跑来广州,是不是怕我不要你了?”


“是我怕自己不要你了。”


喻文州舔舐着王杰希的上唇,他们在赛场上杀伐决断,网游里统领千军,但只对眼前这个人,毫无办法。


有哪一条路,会让彼此都更好一点?


“我也退役了,就可以对所有人说,我们在一起了。”


“文州,我不逼你的,我真的不逼你。”


“说什么呢?”


喻文州把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王杰希身上,他已经无需确认,九年时间,再难都有这个人彼此支撑。


“我是说,我可以,让我自己,爱上你。”


王杰希忽然气息不稳,慌手慌脚地把喻文州压在树上,“你说什么?”


“我说,就冲这句话,回去你是不是让我干死你。”


“好,我就让你干死我。”


这样的话,他们在游戏里,也多少年没有说过。


喻文州被王杰希裹在树上,浑身颤抖。很久都没有过这种完全彻底的高CHAO,以后,如果后悔,他可以说,都是月亮惹的祸……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喻文州说,如果昨天开了窗,邻居一定会认为我们家养狼了。


“北方的狼。”王杰希的嗓子哑的不像话,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身咬痕,“被南方的狐狸啃了。”


“还想要。”


“天都亮了。”


“就一次。”


“你看还有能咬的地方?”


喻文州直接埋头下去含住,王杰希放弃地仰在床中央,突然想起来,“你说退役是真的?”


“假的。”下面那张嘴含含糊糊地说,“合同没到期就退役要赔钱的。”


“我该给叶修打个电话,让他跟冯主席谈谈跨联盟转会的事情。”


“不许在床上提叶修!”


“才表白就嫉妒,文州大大什么时候这么沉不住气了~”


“很久了!今天就跟我去做财产公证,你搞联盟要是把钱都赔光了——”


“你记不记得,我说过要买座海岛?”


“你真买了?”


“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可以只有我们两个人,在岛上看月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杰希——”


“顺便说下,荣耀AR园区,欧洲荣耀联盟定在了隔壁岛。”


“王杰希你《西部世界》看多了吧?”


“NO,人类和AI也要和平共处,不然账号卡能让吗?”


“你自己解决吧,我已经没力气搞了。”


“你——”王杰希无奈地看了看自己身下直立的小扫把,翻身堵住了喻文州的嘴。


表白纪念日什么的,只有一个人留下一身痕迹的记忆,真是,太糟糕了。


“王杰希,你不要——”


“不要忘了,狼也是会咬人的!”


THE END


——————————————————


可能会觉得,这篇的画风很奇怪,真是有人设崩了的感觉。


大概是,九年了,在彼此面前都不维持人设了。


夜字系列,是某人从入全职的坑,开lofter就开始写的一个喻王喻的系列短篇,从第一篇《生日扫除》开始,到《夜雨》(建荣耀产业园啊,买海岛啊,就是从这篇里出来的),到后面等等等等。前后也写了4年了。


这篇,大概就是想逼喻文州对王杰希说那句“我爱上你”吧~


多不容易。


当然并不是说就写完了。


不是还买了海岛么……


某个已经没啥追求,胡言乱语的LO主……


【全职高手】夜字系列 红月亮 (中)

王杰希勾着他的眼,喻文州心里发虚,却又不得不装正经:


“你给我交代,不是违法的事情吧?”


他这半年比赛压力尤其大,王杰希的事情很少给他讲,怕是他分心,这个时候又提起……


“跟叶修有关系吗?”


王杰希皱起眉头,“你不要乱改我的人设。我怎么会和叶修合作。”


“不要以为我不记得,你们一起不是一次,是很多次了!”


王杰希扁起嘴角,心中一寒——所以才不敢提前跟喻文州说啊,总会被他一眼看穿的。


喻文州扒开他的衬衣领口:“我要是不退役,你是不是就忍不住跟叶修跑了?”


王杰希听天由命,身子一仰靠在椅背上翻白眼。


“我当初真不应该答应你呆在家里,应该抽打你去冯主席那里当个加班加点的小职员,省得整天胡思乱想。”


王杰希的眼神瞟过去——你不就是喜欢我胡思乱想吗?


喻文州知道自己说的也是随口气话,并没有走心,他只是,因为自己的状况,有点心绪不宁罢了。


王杰希抓过他的手,他们彼此手上哪根手指的茧子厚薄都一清二楚。


王杰希退役的时候,喻文州问过他是什么心情,他说终于可以喝酒了。


但王杰希在他这儿呆了半年,也只是冰镇了几箱菠萝啤当饮料喝。


“我不干扰你的决定。”王杰希咬着嘴唇说,快30岁的男人了,居然看起来有点萌。“我知道我从前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你身上。但只是忍不住而已,我不会干扰的。”


“杰希,你这是道歉吗?”


王杰希点点头,喻文州瞄着窗外的红月,“你知道,我也会不坚定。赛场上很多无奈的。”


“一种新的比赛形态,地图的范围更大,不确定性更高,人员水平和层次会更开,我们甚至会要求有新手出赛,也可以隐蔽起来只发挥指挥功能,一场比赛的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已经有了赞助商。”


“和现有联盟的关系?”


“叶修正在和冯主席谈。”


喻文州替冯主席默哀了三秒钟。


“我们甚至会用一些实景地图,比如荣耀餐厅。”王杰希老爹投资的荣耀连锁餐厅,现在已经开设40多家店了。


“听你的意思,已经得到游戏公司的支持了。”


“张新杰已经是运营副总监级别了。”


“我要说你们一群退役的合伙欺负我吗?少天是不是也知道?”


“他还不知道太详细。你知道要让他闭嘴有多难。”


喻文州的嘴唇在王杰希的嘴角上蹭了一下,“我突然想和你分手了。”


“然后呢?”


“然后去竞选现任联盟主席,和你竞争收视率。”


王杰希看向漆黑的窗子,仿佛在上面又看到了他们二十岁,伫立擂台两端的样子。


那意气风发的企图心,和温柔笑意中潜藏的杀意。


那时候,他爱上他了吗?


“心情有没有好一点了?”


“你想说刚才说的就是为了骗我开心,编的故事?”


“喻大师算算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打个电话给张新杰问下不就好了。”


“张新杰睡觉了。”


“还没到11点。”


“是哦~” 王杰希起身到玄关柜上抓起车钥匙,“走!”


“做什么?”


“野战。赶快,月食就要结束了!”


哪段咒语可以诅咒一下王杰希啊!喻文州默默地想,还是揣了一盒安全套在外衣口袋里。


【全职高手】夜字系列 红月亮 (上)

月亮的最后一丝光辉被地球的阴影遮蔽的时候,喻文州抓着王杰希的手,笑得眉眼弯弯。


“你,别这样——”王杰希挣扎着手想往外撤,“索克萨尔上身了一样。”


“你不喜欢索克萨尔?我是多么的深爱王不留行。”


“好了,我知道你生日要到了。你是陷入了又要老一岁的焦虑之中了吗?”


喻文州扯了扯嘴角,讪讪地松开手。


有些事情不可避免。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冷静了,尤其是面对这个人的时候。


人设都要崩了。


“我还比你大呢。”王杰希说。


“已经退役的人不用再面对这些苦恼。”


被怼了的王杰希没有生气的理由,黄少天今年也退了,郑轩宋晓徐景熙早就走了干净,卢瀚文都因为家里要他考虑学业问题,虽然正值当打,也在萌生退意。


“累了?”


喻文州浅浅地叹了口气,“突然很理解当年的叶修,能够轰轰烈烈地闹一把。”


他们都是不守规则的人,但联盟却变得越来越按部就班了。


“想退吗?”


“这不还得养着你这个无业人士?”


王杰希舔了舔嘴唇,他没留在微草训练营,也暂时放下了投资的设想,这半年都蹲在喻文州家里,号称体验生活。


“我还有两年的合同,但也在和俱乐部探讨,随着人员的调整,蓝雨的技战术模式也需要随之改变,其实把我卖了,也未尝不可。”


“卖给我?”


“什么意思?你搞了支战队?”


“我搞了个联盟。”


“什么?”饶是喻文州对王杰希了解足够深,也有点被这个消息吓到。之前他说要搞荣耀产业园就已经够大手笔了,他说要搞联盟,就绝对不是退役老干部联盟这种说说玩的。


“嗯,野战联盟。”


喻文州脸一绿,“王杰希你这名字很有歧义。”


王杰希伸手一指窗外,“你看月亮都红了,不正适合打野战么?”


喻文州很想抽鞭子了。


TBC

【通贩】全职高手同人:喻文州中心本《万物生》(一、二)+冷CP合集《幻境》

(一)喻队中心本 : 《万物生》 二刷

字数:6.8万

规格:A5

页数:15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1、【喻叶喻】编辑写手PARO 椰壳       

2、【喻黄】原著科幻向 迷航(副CP 王叶)  含番外

3、【张喻张】民国黑帮 枫叶(副CP 韩叶 肖乐 林方)

          枫叶番外(黄喻 王叶)

4、【林喻林】原著向 李子   含番外

万物生(二)新印

字数:6万

规格:A5

页数:130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30元

收录

 【叶喻】理工科高校 细流(副 CP 王乐 林方)

 【王喻】商业社会 火烧云

 【喻轩】修仙 藤(副 CP 乐策 王黄 叶晨)

 【肖喻】科幻 捉手(副 CP 黄王)

 【方喻】原著向 谁是谁的

 【喻乐】人工智能 红色花开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万物生(一)、(二):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3166989175

买过《细流》或《万物生》一的GN,拍个图或者发订单截图给我,赠下面的《幻境》一本。

 

(二)不冷不要钱的冷CP合集《幻境》

字数:4.2万

规格:A5

页数:108

材质:封面 布纹;内页 蒙肯纸

售价:20元

收录:

1、【轩王轩】酸梅  (据说是全球唯一 一篇李王,最后还被我逆了……)

2、【轩乐轩】海鲜 (含韩叶)

3、【叶江】江岸

4、【肖乐  叶江】乐山 (江岸续)  含番外

场取预定及通贩 淘宝地址:

幻境: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0.7095261.0.0.6212aea9skK8kJ&id=562980738522



【全职高手】龙与城上城 04(王叶王)

老王生日,更一点吧


01   02    03

04


龙镇四方。


叶修当年征服了北方的龙。


但龙并不是人类想跟人家玩,就能找到人家的生物。


就算叶修打败了龙,与龙缔结下皇族的契约,人家还是甩甩尾巴,该找地方睡觉就找地方睡觉去了。


龙依旧是传说。


西方的龙传说是鬼龙,只见其影,不见其形。虚空之国的两位王子擅通鬼语,无人知道是否曾与鬼龙交言。


南方的龙与蓝雨泽国的喻文州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据说早年张佳乐在南疆的时候,与镇南将军孙哲平率领百花军有过抗龙之举,但终究未能成功。如果他们也能与龙结下契约,如今这皇城的主人是谁还说不定呢。


孙哲平受伤后,皇上趁机削了他的兵权,调入京城给了个侯爵,名为功高需静养,实为控制在手心里免生祸患。


张佳乐重整百花军未果,被韩文清招到渤海滨。


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在等待东海的龙苏醒。


而他们的劲敌,是死死守在龙身边的轮回海盗。


哦?你说南方的龙怎么跟喻文州好上了?恐怕是喻文州许了管住黄少天的嘴,不许他吵着龙睡觉吧。


——————————


次日清晨,乔一帆揉揉眼睛醒来,整理好衣服,推开屋门。


道观小小的庭院里盖了一层薄雪,上面并未见半个脚印。但他知道王杰希已经走了。那若有似无的萦绕在空气中的草药香气,已然消散在下山的路上。


“殿下,”他看见叶修走出来,低眉行礼。


“出门了叫哥就行。”


“是。我们当真去渤海么?”


“骗张新杰的话,你也信!”


乔一帆拧了一把自己的胳膊,还真是不长记性啊。


“去找东海的龙,我们不直接去轮回,找老韩干什么?联手么?当然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们是要去——”


“贯穿南北,辖制东西之地。江上,雷霆楼。龙脉精气被截盗,必从这核枢要地,能查出线索。”


东西南北贯通之要地,乔一帆想了想,果然是大局观的事情。


“那事不宜迟,我们——”


两个人一抬眼,看见许斌站在道观门口的小檐下。


“门主让我跟着你们。”


叶修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我们丢不了。”


“我尽量。”许斌的脸色显得异常沉重。


【全职高手】龙与城上城 03 (王叶王)

时间比较久了,老叶生日更一下吧。


不停躺枪的乐乐……


01   02


03


“说是张佳乐去了渤海。”王杰希掸了掸拂尘,如今中土的情势,越发让人看不透了。


“是啊,去了老韩那里。”


“韩将军?”


“大眼儿,你说东海有龙,渤海也有龙么?”


王杰希眉心紧蹙,思考着这个问题。韩文清与大太子比武场交手落败,负气离开京城镇守渤海滨已有五年了。他不是没想过这背后的事情,但所有当事人都不提一个字,他也无从追问。倒是张新杰,为什么每次来往京城协络事宜,总要在他的微草观上落脚,也是让他猜不透的难题。


“你打败过龙。”王杰希陈述了一个事实。


“是。”叶修咬着草根,好像说的并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丰功伟绩。


“恕我斗胆问一句,皇家的龙,在哪里呢?”


“呵。”叶修叹了口气,“大眼儿啊,你真是到现在对我都没有信任感。我们早就对彼此的底细一清二楚,天下是父皇和我用命打下来的,不会轻易让给任何人,包括你。”


“我是修道的,什么时候说要当皇帝。”


“不当皇帝,不等于不想要天下。”


“好吧。”王杰希知道,再往下已经没法聊了。叶修的话没错,他们太知根知底,连骨头上被龙牙咬了几道痕,深浅如何都清楚,所以试图从对方那里得到点什么自己不想说的消息,基本不存在可能性。


但即便如此,他们还在乐此不疲的互相试探。


想想真是,闲的。


“北方的龙沉睡之后,只有东海的龙有苏醒的迹象。”


“你在帮着轮回的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叶修,我们不谈天下。”


“那我们,谈张佳乐么?”叶修眯起眼睛,慵懒地倒在草席上,全然没有皇家大太子的端庄肃穆。


王杰希稍微判断了一下情势,捏起叶修的下颌,灵识张开,进入了这片他熟悉又充满惊奇的乾坤世界。


————————————


渤海之滨。


时值深夜也衣不解带,盔甲紧束的韩文清放下酒樽,对林敬言和张佳乐说,“新杰传回消息,叶修要来了。”


“怎么来?”林敬言不解。


“轻装简行,只带了一个随从。”


“找死么?”张佳乐摩挲着铜质酒樽的三角足,仿佛是他的长枪猎寻。


“可惜他从来没死过。”


韩文清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他到底是不想杀叶修,还是不能。


“那我们就看看他想来玩什么吧。反正有我们在,他也休想讨到便宜。”林敬言想说句宽心的话。


然而,包括他,和另外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即便这个人单枪匹马,也不曾在他们手下真正输过。


“或许我们也不用都往坏处想。”张佳乐自己都觉得这句话说得天真,但他隐隐的能猜到,叶修是冲着他来的。关于南方的龙,他已经离开了,难道不应该去找喻文州么?想躲的,终归还是躲不掉啊!


【全职高手】龙与城上城 02 (王叶王)

对不起叶秋弟弟……


————————————————————


王杰希赶上叶修时候,他还没走多远。


落了雪,叶修有用没用地撑着伞,身侧跟着的乔一帆背着不大的包袱。


“没想到你会过来。”大太子头也没回地说。


“这不是张新杰要来么。”


“噗。”叶修乐出声,“我不是去找龙,我是去找张佳乐。”


“你什么意思?”王杰希眼睛一瞪,大太子跟南藩的王子,向来在传闻中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你看你,”叶修瞅了一眼乔一帆,“孩子在身边呢。”


王杰希捂嘴差点把晚上喝的荞麦草汁都吐出来。


他镇定了一下心神,方正色道:“你要见张佳乐,莫非通过孙侯爷那边不成?犯得着又自己跑出来?”


“反正皇城里有我弟盯着,不跑白不跑么~”


王杰希真不知道二皇子会多么恨他哥哥。


抬眼山路边上有座小小的道观,乔一帆也认得是微草的哨点,他回头看了一眼拌嘴的两个,默默地爬了几级石阶,推开了观门。


身后的两个人跌跌撞撞地跟上来,乔一帆问了句“要热水么”,见没人搭理他,自己找了间屋子放了包袱倒头睡了。


跟着大神们,一定要学会见怪不怪。



皇城里,长长的烛火照着描金彩绘的回廊。


彩女急着步子奔进来,“秋王殿下,秋王殿下,王妃娘娘,王妃娘娘——”


“生了?”


“胎不成型,没保住——”


“王妃怎样?”


“还没敢告诉王妃娘娘,娘娘刚刚生产,身体虚弱——”


“先让太医用些药,让王妃睡下吧。”


“是。”



雪还在簌簌地下。


叶修叹了一口气,王杰希瞄了眼树梢,“怎么会这样?”


“第二个了。去年是侧妃小产,今年是王妃的胎也没保住。这样的事,可以让孙侯府知道么?”


“你怀疑是有人施术?”


“不是简单的施术,是有人要盗取龙脉精气。”


“你有什么证据?”


叶修的眉头拧紧又展开,“所以我要去找张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