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全职高手】捉手 04 (肖喻肖 许斌X袁柏清)

“李队?”袁柏清一脸疑惑地站起身,因为许斌就要回来,他就没锁门,但基地里也甚少发生乱窜房间的事件。


“小别的情况还好吧?”李轩问得特别亲切和蔼。


“啊,还好。用了药,已经睡下了。报告我已经上传军部了。”


前线基地的总负责人是楚云秀,但她好像更像一个傀儡,只处理一些日常事务,所有关于人员调配、攻守决策的事宜,都上报军部,由上面直接下命令。


驻扎在前线的,除了楚云秀直接带领的烟雨侦查分队外,还有负责护卫的虚空分队,和其实是科研团队的微草。但因为神经反射提升技术的发明人是微草研究所所长王杰希,他的人拿到了这项技术的最先实验权,反倒把一群科研人员,变成了前线的主力。


这三支分队,与其说是管理关系,不如说是平行合作关系。说白了,就是谁都管不了谁。


所以,虚空队长李轩跑到他这里来做什么呢?


“这次的事情,发生的不同寻常,大家都在担心那东西会不会从此闯入隔离带发动攻击。”


安慰下属不应该是你这个队长的职责么,袁柏清心里想,许斌今天网上会不会因为这个回来得晚一些,王杰希不在前线,他是副队长,伤的又是微草的人,有好多安抚工作要做吧。


但没由来地,袁柏清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害怕。


“李队想说什么?”


“因为喻文州来前线,王杰希送来一箱新药吧?喻医生无论怎么劝都不肯用药的,不如分配给大家……”


袁柏清故作淡定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对不起,李队。我没有这个权利。如果有军部的命令,我当然没意见。”


“他一个人的命,抵得过基地上百人么?”


“我要遵守命令。这话还请李队和军部谈。”


“好吧。”李轩摇摇头,准备离开。


“对了,”袁柏清想起了什么,“那箱药,是给没接受过神经改造的人用的,对基地的人也不合适。”


“你最开始为什么不用这个理由反驳我?”


“那样显得不够有诚意。”


李轩觉得自己掐死他的心都有,但袁柏清并没有错。他抬了抬手,“好吧,我再去想别的办法,或者直接找王杰希。”


袁柏清点点头,开门送客。


………………


许斌果然临近十二点才回来。


袁柏清接过他手中的皮带和帽子,“累了吧?”


“柳非那丫头哭得太厉害,你说她是对刘小别有意思么?我原以为,选择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早把生死放在一边的。”许斌拿起桌上的水杯,灌下整杯水。


“小别没事。李轩刚才来过。”


“哦?他来干什么?”


“想问我要所长给喻文州发来的那箱药。”


“看来所有人还是都怕死啊!”许斌脱了军装外套,去洗了把脸。


“我不怕死,可我怕没有你。”袁柏清站在许斌的眼前,他比许斌高一点,没穿军靴,刚好平视。


许斌的唇碰了碰他的唇。


“我不会让你死。”


【全职高手】捉手 03 (肖喻肖 许斌X袁柏清)

袁柏清还没来得及把餐盘送到回收处,口袋里的呼叫器疯狂乱颤,他赶忙抓出来按响——


“好,我马上到。”


“什么事?”许斌接过他手里的盘子。


“小别受伤了,在隔离带。”


“怎么会!它从来没在隔离带伤过人!”


“不知道,我要赶过去看。”袁柏清说着已经拔腿跑进了通道。


…………


刘小别被用医疗床推进手术室,左臂上横七竖八地裂开十几道血口。


袁柏清已带好橡胶手套,从护士手中接过止血针。“什么都别想,你没问题的。”他按住刘小别的锁骨,准备把液体推入静脉。


“等等!”耳机里传来一个冷静而陌生的声音,“先采血样。”


MD!袁柏清心里暗骂了一声,他能猜到是喻文州在说话,却还是放下了针管,拿起采血器。“小别,挺住,一下下就好。”


刘小别苍白的脸上滚着冷汗,袁柏清小心地采了血样和伤口细胞样本,才重新拿起止血针,换了消毒针头,进行下一步的处理。


………………


监控室里。


远程通讯的视频里,肖时钦冷冷地看着喻文州。


“你干了什么?”


“我还没来得及干什么。”


“二十年,它从来没有在隔离区伤过人。为什么你一出现就——”


“任何事物的发生都有其偶然性。我到前线和它在隔离区伤人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


“告诉我你查到了什么。”肖时钦已经学会,绝对不能让喻文州把话题扯进哲学讨论的范围。


“许斌带回来的样本是无机物,你知道了吧。你更倾向于哪种可能,是操控体,还是人工智能?”


“我不做猜测,只对事实说话。”肖时钦突然心底一寒,难道喻文州为了要拿到更多的证据,诱导刘小别去和那东西接近了吗?那是要出人命的!


“别用怀疑怪物的眼神看着我。我说过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喻文州扫了一眼手术室中的进展,“我的直觉,是操控体。”


“你有告诉叶修吗?”


“还没有。”


肖时钦叹了一口气,他不会问/那你为什么先告诉我/这种白痴问题。对喻文州而言呢,这也还是猜测,不是结论。他在只能换了个话题。


“听说王杰希送了一箱药到前线,给你备着。”


“如果是操控体,药就更没有必要。我的神经反射速度永远不可能赶得上机械。”


“你好自为之。”


喻文州难得犹豫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


……………………


袁柏清把一切安排好,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晚上快九点。桌上放着三明治,杯旁放着咖啡粉。


他扫了一眼墙上的排班表,许斌傍晚岗,还有二十五分钟回来。


他把三明治放进微波炉,从保温壶里倒出热水冲泡了咖啡。


简单消灭了食物,抽出记事本写今天的日志记录,门被推开了。


“早了五分钟?”


“是我,李轩。”


【全职高手】捉手 02(喻肖喻 许斌X袁柏清)

引子  01

李轩始终保持着沉默,从迈进会议室,直到离开。

“你是个平衡破坏者,虽然你不是王杰希。”在钢化塑料门在他们身后嘭地关上后,他终于开口说,“叶修让你来的目的很奇怪。”

“是我破案的速度太惊人,让你感到威胁了么?”喻文州笑笑,摘下薄橡胶手套,丢进垃圾盒里。

“许斌没有做错什么。”

“当然没有,他也会忘记刚才所说的一切。知道的,只有你跟我。”

“你这拖人下水的本事和叶修如出一辙。”

“好了,带我去宿舍吧。折腾一天了,我也累了。”

李轩按动墙壁上的呼叫器,“小盖,过来带喻医生去宿舍。”李轩吩咐过,眼神飘过喻文州的眉角,头也不回地走了。

………………

“喻文州跟你说了什么?”袁柏清端着餐盘,前线的食堂建在山洞的后区,与自然区感觉上近一点。隔离区种不出青菜来,如果需要新鲜的食物,还是需要靠运输。

“问我有没有看到它的样子,这话我已经在视频里给军部说过一千遍了。”许斌的餐盘上摞着三个馒头,表情略显无聊。

“他没有用点什么特别的方法?比如催眠什么的,发现点你自己都不记得的情况?”

“催眠你不是也会么?战地医生的必备技能,没麻药也能靠催眠做手术。”

“你好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袁柏清戳戳筷子头,把一个沾满汤汁的丸子塞进了嘴里。

他们讨论的话题平淡无奇,好像并不是在前线,而是在大后方的军事学校里,对遥远地区发生的事情闲聊议论。

这正是这场“战争”的奇怪之处。

看不见的敌人。

看不见的输赢。

是军部发现了这片大陆上,还有这样一片无法探知的区域。

所有踏入浓雾的人,都有去无回。

虽然浓雾在二十年来只扩散了不到五公里的区域。

有人建议动用重型武器,但谁也不敢承担未知的后果。

人类和迷雾中的未知生物僵持着,接触区域只在隔离带。

“你觉得,在我们退役之前,还有希望看到它到底是什么吗?”

“总会有希望的。”许斌扯下一块馒头,抹干净菜盘里的汤汁,“如果罗辑那的DNA分析能出结果——”

“出结果了。”袁柏清的目光有些黯然失色,“无机物。”

“呵,”许斌干笑了一声,“这说明它们穿衣服?”

“不只是分析,还有推演。结论就是,无机物。和我们接触的,不是生命体。”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许斌心里抖了一下,脑中的弦呼地绷紧。

“队长级通达。”

“下一步行动方案?”

“你问我?我是医疗官。”袁柏清的盘子已经清空,“我只是从常理判断,除非我们舍弃有机身体,是没办法追赶上它们的速度的。”

“不要做奇怪的试验,队长不会答应的。”

“我知道,我还没有对那东西着魔到那种地步。不过我倒是很想让队长和喻文州聊聊。”

“为什么?”

“直觉而已,他们会有的聊。”袁柏清抬头看了看潮湿渗水的石壁顶,“你说呢?”

【全职高手】捉手 01(喻肖喻 许斌X袁柏清)

前面还有个引子。。。

………………

袁柏清握着注射器,缓缓在许斌手臂上的静脉里注入药物。“真不明白你们这种跟自己本能做斗争的。”

“行动风格问题,并不是我的神经反应速度真的慢。”许斌低头看着针头抽离自己的身体,“据说喻医生也来前线了?”

“说的就是,头疼的要命。队长专门随机送来一批药,给他备着的。”

“你要去见他?”

“见不到,已经到隔离带去了。”

“随行的是谁?”

“李轩队长。”

许斌点点头,还好跟了个稳妥的,那东西神出鬼没,虽然到目前为止还从未进入过隔离带,但试图接近它们的,却很少有活着回来的——直到王杰希发明了提升神经反射速度的强化剂,肖时钦通过神经外科手术,在脊髓和大脑之间搭接起一条新的通路,药物的作用才能顺利发挥。

这种做法未来会给人带来怎样的后遗症,尚未可知。但只要决定来前线,就必须接受手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许斌看着袁柏清拔开一支新的注射器,熟练地插进自己的臂弯里,上瘾一样,他们都是。

与其说是拯救人类的英雄,不如说是身体里原本就潜藏着不甘寂寞的冒险细胞,总要让这一辈子,做些不浪费的事情。

许斌刚刚立了功,他成功摸到了一下那东西的实体,带回些散落的细胞,已送到罗辑的实验室做DNA分析。 至于为什么神经反应速度测试中拿了第一名的刘小别没做到,反到是他这个号称“磨王”的拿下了功劳,别人问起时,他只是嘿嘿一笑。

“喻文州回来了,想见你。”袁柏清听着无线耳机离的通讯声,手下麻利地收拾好医疗包。

“见我?”

“是,十分钟后到会议室。我先回卫生室了。”

“好。”

许斌在会议室见到了喻文州和李轩,说是会议室,在前线不过是宽敞一些的山洞而已。两个人的防护服都还没来得及脱,斗篷上盖着一层细密的水珠,外面的雾气看起来越发重了。

“你好,我是喻文州。”

“你好,听说你来了就直接奔防护区了。”

“事实上我了解的情况比你们想象得多。黄少天是我的同期。”

“哦?你也是军校出身?”

“军校医科,后来因为不务正业,被丢到地方医院了。”

“那他们又找你回来。”

喻文州和许斌相视而笑。

“听说是叶修点的你的名。”

“许副队了解的也不少嘛~”喻文州收起玩笑的语气,瞬间转变了画风,“简单来说,我想知道和它有过实体接触后,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身体和精神上都包括。”

“你在怀疑我?”

“我有什么理由不怀疑么?为什么你和它有过实体接触还能全身而退?”

“我真的说不出什么。”

“我承诺不告诉军部,李轩作证。”喻文州伸出手,抓住许斌的手腕,“你必须信任我。否则没有退路。”

许斌望向喻文州的瞳孔猛然张大,“是不是它,对你说了什么。。。”

【全职高手】夜局 03 END 张新杰X袁柏清

03


张新杰和袁柏清的关系,应该说只有王杰希知道。张新杰没有对霸图的人说过,微草队长自然也不会拿人家不愿意公开的事情张扬。


在王杰希让袁柏清去找张新杰学习之前,他心里满藏着一股不服输的傲气,当时还是初生牛股不怕虎的他,尚看不出自己和神级治疗真正的差距。他恭恭敬敬地跟前辈打招呼,请前辈一起网游里团战或团队PK,骨子里想的却是总会找到办法击溃对方。张新杰最开始是本着了解对手的想法,陪他玩了几次,却发现了袁柏清身上不一样的地方。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不适合做治疗选手?”张新杰有一次对他说。


袁柏清心里不承认,却不能否认事实,“很多人说过。”


“微草,还真是奇怪呢。”张新杰冷笑了两声,下线了。


袁柏清一时颇受打击,但又想起王杰希对他说的话,[张新杰说什么,你反着做就好了。]


这是战术,战术啊!张新杰一定是为了打击我才这么说!袁柏清催眠似的给自己坚定信心,迎难而上地第二天继续找张新杰约战。


“有点意思。”张新杰毫不留情,望山云雾的十字架抽的袁柏清的守护天使啪啪的响。


没想到抽着抽着,还抽出快感来了。这是袁柏清对着电脑屏幕上自己的角色傻乐。


最先察觉出袁柏清变化的人当然还是他的队长,“可以停了,再继续下去张新杰就该看出来了。”


“诶?”袁柏清自己还没反应过来。


“你的攻击性已经在角色里渗透出来了。”


“可是——”


王杰希却总是点到为止,袁柏清有时候也会对队长给高英杰细致入微的提点心生嫉妒,但心里却总还有那么一份骄傲,我的领悟力这么强,才不需要队长解释那么多!可刚才队长到底是什么意思?袁柏清还没想明白,QQ却突然闪了起来。


石不转:今天不约吗?


防风:哦,今天不了,队里要加练。


石不转:是王杰希不让你找我了吧?


防风:诶?不是!


石不转:下周我们去打义斩,比赛后出来聊聊吧。


袁柏清记得当时自己有背后有汗毛发凉的感觉。但他考虑了一下,决定先去赴张新杰的约,回来再和队长交代。他不想所有事情都依靠队长。


结果这一去……


————————————


两个人的呼吸都变得紊乱,袁柏清沿着张新杰的下颌一路啃噬,直到舌尖钻进第一牧师的耳朵里,湿漉的吮吸声被瞬间放大,张新杰的身体一颤,“等等,先去洗澡。”


“好。”


“我有带睡衣给你。”


“那我先去,你拿给我。”


“去吧。”


不管是不是在情动时,张新杰的话都是不容违逆的,对别人,也对自己。袁柏清的舌尖上残留着刚刚花草茶的味道,和张新杰身上淡淡的Konze香水味。张新杰的香水是点在手腕和耳后的,这种固执的遵从精确的模式,袁柏清亲身试过才体验到。


围了浴巾出来时,睡衣摆在对面的隔柜上,细小红黑格子的花纹,让人怀疑霸图的睡衣是不是统一订制的。


“新杰。”他只有在褪去了所有的屏障,才敢这样叫他。


张新杰依然面无表情地走过来,按住他的头,两个人狠狠交换了一个亲吻,才自己走进浴室。


袁柏清听着水声,宾馆的设计,浴室面向卧室的一面是透明玻璃,垂了半截磨砂质地的窗帘,他刚刚自己没注意,现在却可以透过玻璃,看见张新杰的小腿在水帘里。


真是心脏啊!袁柏清感叹着,却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双腿看,直到张新杰擦干了走出来。


“袁,”张新杰这样叫他,他看着对方系到领口最后一颗的睡衣扣子,想着张新杰等会儿还会不会把它脱下来。


自己为什么会和张新杰滚在一起,这件事情说出去,恐怕会比黄少天跟了肖时钦更加让人不可思议。


不戴眼镜的张新杰向他伸出手,仿佛牧师开始吟唱的姿势,他扑上去,再没有犹豫。


耳朵,依然有是耳朵,张新杰每每沉沦,都是从耳朵开始的。低喘,啃噬,张新杰抱着他在床上翻了两三个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抱歉了。”


有什么好抱歉的,袁柏清觉得这就好像荣耀战场上的拼杀,你死我活也是你情我愿,何况反击随时可能发生。他双手抓住张新杰睡衣的衣襟,两边用力有扣子崩断的声音。而他自己干脆就没系扣子,张新杰抬起身体按住他的肩膀,整个把他翻倒俯卧在床上,睡衣从背后脱出系了死结在手腕上。


完全的压制,被进入的时候袁柏清却感受到了赛场上死中求活的快感,他闭紧眼睛,耳边只有两个人的喘息和肌肤撞击的声音。张新杰折腾了他满久,后来他挣扎着喊“让我起来”,把张新杰压倒在床垫上,双手依然绑在身后,身体跨坐在对方的身上,颠簸的快感碾碎成疯,白色粘稠的液体流淌在张新杰的腹肌和胸口。


“爽?”跨过巅峰后的他动力不足,被张新杰掐住腰跨狠狠顶进去,带着不受控制的渴望。


“房间……隔音……怎么样?”他断断续续在喘息中发音,已经控制不了喉咙里的声音。


“喊吧。”张新杰在他身体里的东西,挑战着他的神经。


“集火,治疗!!!!”他不知道自己喊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总之被放倒的时候已经完全脱力,张新杰先清理了自己,才给他解开手腕上的睡衣袖子,他不想动,趴在被子上迷迷糊糊地听见张新杰去了浴室又回来。


“没事吧?”


“还好。”


“我去旁边床睡了。你明天不用早起,我退了房这边还可以睡到12点。”


“嗯。”他勉强翻身,拉过张新杰的头索了一个吻。


总有一天,他会反攻的。他迷迷糊糊地想,床头灯已被关掉。


END


———————————————————————————


不管有没有人看,我还是写出来了。


蝴蝶原文对袁柏清的描写不多,一个是在网游20人本结束,他指着君莫笑叫单挑;一个是在九赛季季后赛对霸图第一场,他从纯治疗,打出了方士谦攻守兼备的风范。因为不是重点人物着墨不多,在他的身上就充满了矛盾性,出道晚,在微草饱受指责,在队长面前却又相当的口无遮拦。有时想,微草培养队员的模式,真和魔术师的性格一样诡异莫测,扔着不管难说不是一种方式,有沃土有山脊,怎么长关键还要看种子自己的力量。


说多了,这张新杰和袁柏清的关系,其实也没有说透,在接下来其他CP的章节里,还会有涉及。


下一章  乔一帆X安文逸


某人终于写点正常的了……ORZ


【全职高手】夜局 02 张新杰X袁柏清

02


一周以后的比赛,霸图客场对皇风,微草主场打虚空。微草的比赛结束的早,不用参加记者会的袁柏清在备战室开了笔记本,看霸图场的网络直播,视频刷出来石不转一个治疗点偏,袁柏清心下就一个咯噔。


还好皇风已不足以成为霸图的对手,这场韩文清干脆轮换休息,张佳乐光影四溅简直就在扫屏,石不转在硝烟中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和团队一起赢到了最后。


“前辈打完了?”袁柏清估摸着张新杰已回到休息室,给他发了条微信。


“嗯。出来转转?”


“队长回来我请下假。”


张新杰没回,估计已开始和队友讨论等下采访的问题。这边王杰希带着许斌和刘小别从记者会上下来,“李队果然是八卦精神十足。”刘小别像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似的,“他们下一场打雷霆,估计会缠住肖队不放了。”


“应该说真不愧是黄少,谈人生能搅起这么大动静来。”许斌摇摇头感慨,他原来在的三零一队,好像从来都离联盟里的八卦十分遥远。


袁柏清听出点意思,估计虚空的人也向蓝雨打听了风声,得到的答案一样是“黄少去W市跟肖队谈了人生”。


可人生这么沉重的话题,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无厘头了呢?


“今天辛苦了,下周我们还是主场,这个周末可以自由活动,注意安全,别熬夜太晚。周日晚上五点前回队报到。”王杰希其实也是很体谅队员的队长,不用打客场在路上耗费时间的日子,也会给到大家放松和调整的时间。


“是。”


“好。”


队友们稀稀落落地回着话,本市的队员可以趁周末回趟家,副队都可以搭晚班动车回T市,袁柏清抬头看王杰希,“队长回家吗?”


“回。怎么?”


“能捎我一段儿?”


“哦,你去哪里?”


“地安门。”


“成。”


袁柏清跟着王杰希回俱乐部取了车,王杰希父母家在西城,他自己在望京买了房子,袁柏清听着意思,队长估计要回自己家。“皇风的主场,估计明年得换了。”王杰希打着方向,显然猜到了他要是要去找张新杰。“鼓楼地安门整片儿都在改建,改完了不知道租金会贵成什么样子。”


“皇风的主场为什么会选在地安门?”袁柏清不是本市人,加入战队后训练又拼的猛,很少有时间出门逛。


“那可是个值得怀念的地方。”王杰希感叹了一声,七八年前的地安门,可是ACG爱好者的天堂,各路大神从全世界各个角落搜罗出来的游戏机型、盗版光盘、千奇百怪的手办,密密匝匝的ACG周边店拍满了以鼓楼为中心的两条街,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一副小资情调的旅游区景象。王杰希还是小毛孩子的时候,几乎每个周末都泡在地安门淘各种宝贝,现在在父母家里还有几大箱子,都不好意思搬到自己家再摆出来。


王杰希跟袁柏清描绘了当年人头攒动的胜景,“皇风是荣耀联盟建立前就成立的战队,在早期的各种赛事里已闯下名头。这样的战队选主场,当然要选粉丝最容易聚集的地方,就在地安门附近租了场地。可惜过了这么多年,地安门开始改建后,ACG市场有段时间转到了中关村,后来中关村也没撑下去。像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都只在网上淘货了。”


袁柏清在队长的语气里听出唏嘘感叹的意味,“队长现在到哪里买?”


“偶尔会到香港,或者托朋友带。到了,停哪里?”


袁柏清这才想起没跟张新杰敲定见面的地点,他地理不熟,大晚上的说不准会迷路。


“没事儿,你查好,我晚上也没事儿,可以等会儿把你送到地方。”


“队长——”袁柏清忽地脸涨得通红,这种家长送孩子约会的别扭感实在是……还好张新杰那边记者会结束,很快回了消息,“就到场馆门口吧。”


“好。”王杰希放慢速度,准备转弯。


“队长真的觉得,我跟张副队,没问题?”


“不违法不犯罪,不影响在队里的成绩,有什么问题?”王杰希回答的坦然,“到了,注意安全。”


“知道。”袁柏清下了车,王杰希冲他摆摆手,倒是没再等张新杰出来,调头开走了。袁柏清站在有些清冷的夜风里,想着队长的两句话,不违法不犯罪,不影响在队里的成绩,这就是底线了。喻队允许黄少跟肖队在一起,是不是也守着这两条底线呢?是不是他们都考虑得太复杂了,反倒中了喻文州的圈套?


袁柏清想着,看见张新杰一个人从场馆角门走了出来,“前辈,”他迎上去。


“你们也赢了。”张新杰平淡地说。


“是啊!”说起胜利,总会让人高兴。


“随便走走吧,记者总让人头疼。”


“好。”


和前辈一起压着马路,张新杰的脚下笔直成一条线,袁柏清也不好意思晃来晃去,尽量挺直身板跟在身边。张新杰在联盟的时间比他长,来皇风主场的次数也多了一些,兜兜转转,进了一家咖啡馆。


“你喝什么?”


“花草茶吧。”咖啡馆有咖啡,有酒也有茶,但神经兴奋的饮料就会打破张新杰的作息时间。


张新杰表示同意,又加了一份点心给他做夜宵,自己倒是不吃,他的饮食控制也是很严格的。


“等下去我那里?”


袁柏清点头,他本是想听张新杰聊聊黄少天和肖时钦的,凭直觉判断,这件事对张新杰的影响不像对其他人那么简单。


但张新杰这个时候似乎不想聊,看看他的眼神,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给肖时钦打过电话。”


“哦。”袁柏清听着。


“我也不想瞒你,我曾经喜欢过肖时钦。”张新杰端着玻璃小圆杯,热气在他唇齿间浮荡着。


袁柏清肩头震了一下,张新杰接着说,“我当年没这么高调,自己都没有认定未来的东西,绝不会拿出来说给别人听。这才是让我觉得不安的东西,他们不像做一件认真的事情,更像在演戏。”张新杰微微停顿,像是在思考什么,“但我打给肖时钦,他给我发了照片,黄少天在他家里,和他的家人一起吃饭。”


“一起吃饭也代表不了什么!”袁柏清想安慰一下前辈。


“但对肖时钦是不同的。他跟家里摊白过,他会和男生在一起,家里是知道的。”


“所以真的是见家长了?”袁柏清诧异地叫出声,“太快了吧!”


张新杰嘴角扯动了一下,再开口时,已经完全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肖时钦没说他为什么会选择黄少天,看起来他们公开了关系,但并不打算公开跟深的东西。而喻文州的默许,就好像在他们背后藏了一个陷阱,让人不得不在意。”


袁柏清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新杰,他忽然想起去年去年夏休期网游里的大混战,张新杰带着霸气雄图的玩家给林敬言的新角色抢银装材料,肖时钦突然登录个小机械师账号站在叶修的阵营里,后来队里跟王杰希聊起当时的场景,队长断言一般的口吻,[张新杰乱了。] 想想也是,两大战术师联手,另外的一个怎能不乱。


现在,难道是面对同样的场景么?肖时钦如果是和喻文州联手……


张新杰大概是恨吧,为什么他可以和别人联手,却偏偏不肯答应自己……


“你不介意吗?我刚才说的事情。”张新杰突然问。


“啊!”袁柏清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有什么资格介意吗?虽然张新杰现在和他在一起,但他离战术大师什么的,似乎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没什么,前辈刚才不是说,还没有认定未来么。”


“呵呵。”张新杰放下杯子,看了一眼手表,“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但袁柏清第一次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担忧,他看到了张新杰与自己最大的差别,不在性格,不在技术,而在加入战队第一天起,就站在队伍前列直面胜负的担当。担当对应的是压力,是心思,是谨细。这份担当,在微草,在方士谦前辈退役之后,由他们的队长王杰希一力承当,而他也和其他队员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甚至躲在队长身后……


这是怎样的惭愧,但自己是否已经准备好了,要面对这样的担当?


他跟在张新杰的身后走出咖啡馆,“想起什么了?”张新杰问他。


“想我和前辈的差距。”


“其实也没有那么大。”张新杰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不远不近的地方,霓虹闪烁,“过去的事情,大概只能让它过去了。”


“这么说,我不是前辈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你以为治疗总是逆来顺受么?你的攻击性呢?上赛季季后赛的时候我好像看到了一点点,现在又缩回去了?”


“前辈不服我们单挑啊!”袁柏清倒是联盟少有的敢叫单挑的治疗。


“明天,今天该睡了。”


两个人走进了宾馆,搭电梯穿回廊,张新杰刷开房门,袁柏清手在张新杰腰间一带,两个人吻倒在门廊。



【全职高手】夜局 01 张新杰X袁柏清(看还能怎么冷!)

夜字系列:


一、夜雨(喻王喻) 


二、夜风 (林乐)


三、夜啼 (肖黄 )


四、夜局 (张袁 )


各篇有穿插。


01


“前辈您还在苦恼吗?”微草俱乐部的宿舍里,治疗选手袁柏清开着QQ视频,屏幕上正是所有荣耀粉丝都无比熟悉的严肃脸,张新杰。


“我奇怪的不是黄少天和肖时钦在一起,而是为什么喻文州会允许黄少天和肖时钦在一起。”张新杰皱着眉头,离他的睡觉时间还有三分钟。


“不成您就打电话问问喻队好了。”袁柏清是直来直往的性格,遇到事情很少一声不吭地自己琢磨。


“喻文州才不会对我说实话。哦,你们队长来了。”


袁柏清也听见推门的声音,起身就看见王杰希走进房来。“队长。”他叫了一声。


王杰希扫了一眼他的屏幕,“早点睡,别熬了。”


“队长今天是周末……”


袁柏清还想挣扎几句,王杰希上手直接扣了笔记本屏幕,“别跟张新杰不学好。”


“厄——”袁柏清一头黑线,他跟张新杰的事情队长一早就知道,但一直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态度,从来没有明确反对过。他抬头看看队长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像生气的样子,大着胆子问道,“黄少和肖队,真的在一起了?”


“是啊,黄少天现在W市,不信你抓个雷霆的人来问。”


“为什么啊!”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多相信你的直觉,早点睡觉!”王杰希出门的时候随手把灯都给他关了,袁柏清只能开了台灯,抓过了手机。


他们治疗选手,倒真有个【荣耀拯救治疗协会】的QQ群,但大多数时候他们自己都不大好意思在里面说话,每天讨论如何在残酷的团战中自保么?在各战队的主力治疗选手里,七赛季出道的袁柏清是绝对的小字辈,除了九赛季的新队义斩和十赛季不靠谱的兴欣,已经很少有战队敢在主力治疗的位置上启用新人。袁柏清虽然七赛季的时候与方士谦前辈在常规赛打了半年轮换,到八赛季独挑大梁时依然饱受争议,他的表现不过不失,但他接手的可是冠军队伍治疗之神的位置。


不服输的袁柏清,在第九赛季一直寻求着突破,训练室背后下的功夫,同样惊人。


“去向张新杰学学吧。”这其实是王杰希的建议。荣耀第一牧师,出道当年就辅助韩文清从不可一世的嘉世手里夺下冠军的神级选手,联盟里每个牧师选手都会研究张新杰,但王杰希似乎另外意有所指。“跟张新杰聊聊,他说什么,你反着做就好了。”


袁柏清当时听的脑门上蹦起青筋,队长这是多大的胆子,敢把荣耀第一牧师完全否掉。


但他真去找了张新杰,每次求练手都被虐得很惨的回来,直到后来王杰希带着微草全队在网游里跟君莫笑找虐,他才彻底明白了队长大人置死地而后生的训练风格。但那时,他终于稳住了在微草的位置,队里其他几个七赛季的选手还在打轮换的时候,他已在团队赛备战时有了相当的发言权。对此,王杰希表示相当满意。


大概也是因为这样,在队长知道了他和张新杰在一起之后,只是沉默了半分钟,留给他一句:“别跟张新杰不学好。”


学也是你说的,不学也是你说的!袁柏清还记得当时自己在心里不服气地嘀咕,好在他明白队长的意思,要思考,但不能放弃直觉,这是微草的风骨,也是为战队放弃个人风格的队长要求他们时唯一的坚持。


他滑开手机屏幕,张新杰的关机时间已过,就算再纠结也会去睡觉。他扒拉扒拉手机QQ,在治疗里翻出徐景熙。雷霆他不熟,蓝雨总可以问到消息。


“黄少在队里吗?”他和徐景熙关系不错,问的开门见山。


“不在,去雷霆了。”


“你居然也知道!”


“我为啥不知道,喻队给我们所有人都说了,就防着你们这些人问。”


“下限在哪里啊你们!你们怎么给小卢解释啊!”


“副队就去聊个人生,有啥好解释的。”


“人生就是荣耀,有什么好聊的!”


“没内涵啊!一点都不懂文艺气息!”


“你文艺,你们全蓝雨都文艺!”


“呵呵。”


袁柏清看出来了,徐景熙已是喻文州附体,人家是全队早就准备好了,完全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可蓝雨,这到底玩得是啥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