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ypie

全职魔术师本命,AOS医生X苏鲁,CP飘忽,攻受无差,收各种冷CP点文。

【KU水仙】Treasure (Gavin X Kirill and McCoy) one end

太扯了 某人都想灭了自己……


在伐木场的工人慌慌张张地冲他跑过来的时候,Gavin觉得自己铁定有遇上什么倒霉事情了。

果不其然。

“林子里,有个人……枪……可高级的,狙击枪……”工人气喘吁吁,上半句不接下半句。

“怎么没一个枪子儿把你打死?”

“昏过去了。”

“好吧。”Gavin拍了拍工人的肩膀,他的伙计,他赖以为生的森林,不能不管。

他回到车里,拿上自己的气枪,想了想,还是装上麻醉弹。不管对方是谁,他可不想杀人。

跟着工人,踩着落叶和杂草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差不多有一公里,他看见了地上的血迹。头顶林木高耸,日光昏暗,那个一身黑衣的人栽在树根下,不仔细看,或许还看不出来。

“喂!”Gavin站在两三米远的地方,喊了一声。他看见了那把抢,黢黑细长的枪筒,油润的枪托,黑洞洞的瞄准镜,被人紧紧抱在怀里,果然是高级货。不要说他,就连镇子上的警察,估计都没机会近距离看上一眼,摸上一把。

“要不,我们还是报警吧。”身后的工人战战兢兢地说。

或许是听到“报警”两个字,那个人的肩膀动了一下,张开了鹰隼一般的眼睛。“敢报警,就杀掉你们。”

“不要逞强了,你现在动都不能动。”Gavin看得出来他的状况,如果能动,刚才工人跑去叫人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

“警察关不住我。出来之后,我还会杀掉你们。”奇怪的口音,Gavin想了想,不是电视上会经常听到的。他回想了一些警匪间谍之类的电影,感觉应该来自北方。

“你要怎样?是不是我们把你仍在这里不管,让你自生自灭,你就顺心了?”

“我要食物,水,酒精,绑布。还有,不许告诉其他人看见过我。”

“这很简单。但你要记得森林里不能用火,除非你想把自己烧死。”Gavin回头给工人使了个眼色,“回去拿东西,就说我划伤了。他说的你都听到了,别多嘴。”

工人慌张地看着他,他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快去。

他有自己的打算,对于这个人。

“你不怕我?”杀手脸颊精瘦,面色灰白,失血过多的模样。“我杀过很多人。”

“杀过人有什么稀奇。”Gavin颠了颠自己的枪托,“我还逮过一头龙呢。”

杀手皱紧了眉头,可能是因为疼吧。

“乖乖待着,不然我也可以——”Gavin举起了抢,没等他装模作样地扣住扳机,杀手就又昏了过去。

Gavin撇了撇嘴,为了以防万一,他从弹头里把麻醉针卸下来,在杀手肩膀上戳了一针。够他睡上一阵子了。

在贴身的口袋里摸出了护照,可能是假名字,管他呢。狙击枪拿开,靴筒里摸出一把匕首,刀柄上刻着Kirill,是他的真名么?

Gavin心里有着一个疯狂而大胆的想法,他是杀手,或是被人追杀,这个人能值多少赎金呢?

他把人扛起来,修长的身形肌肉紧实,但对于常年伐木的Gavin来说到算不得有多重。工人带了东西,从他身后追上来,“你要把他带去哪儿?”

“前面有个山洞,天气看起来要下雨的样子。”

“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报——”

Gavin瞪了他一眼,工人闭嘴了,乖乖地跟在后面。


Kirill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好了。他躺在山洞里的石头上,旁边点着一堆火。

头依然很昏,枪和匕首都没了。手边有矿泉水瓶子,他挣扎地喝了口水,吐了口嘴里的血沫子。

“你最好还是去医院,护照我没动,枪不能还给你。我救了你的命,总要有所回报。别看你会杀人,赤手空拳,你还真不一定打得过我。”

“你要什么?钱?”

“你还有任务没完成吧。在这浓密的森林了,追踪人可不容易。你的对手很强,你被打伤了,他还活着。”

“你知道的太多了。”

“对手可能不止一个人,或者说你可能以为是一个人,但最终发现有两个,甚至三个。”

“一个尖耳朵地精。和他在一起的,本来应该是个只会拿手术刀的医生。”Kirill突然警觉地看了Gavin一眼,他一向沉默寡言,为什么会被这个人套出话来?

“尖耳朵地精?会值钱吗?”

Kirill不再说话,他紧抿的双唇刀削一般。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害人。但如果是地精——我跟你说过,我龙都逮过。是什么颜色的?”

“绿色的。”Kirill想抽死自己,以及天杀的老板为什么给了他如此莫名其妙的任务。

“你是被地精弄伤的?”

“被医生打伤的。闭嘴,我会杀了你。”

Gavin的心里升起一把火,果然是一个难得的生意。

“有酒吗?”

Gavin递给他,Kirill想念夜总会里迷离的灯光,和枪声响起的快感。而不是在一片深山老林里,跟个伐木工头谈什么生意经。


McCoy提着手里的箱子,他是医生,不是外星生物学家,更不是警察或者特工。

自从前天一个名叫Kirk的混蛋把笼子塞到了他手里,他就开始莫名其妙地被一个俄罗斯杀手追杀。而箱子里的尖耳朵小家伙,经历了追车、翻滚、掉坑等诸般折腾之后,居然依然在睡。

万幸中的万幸,他用石头砸晕了他,拿手术刀给他放了点血,不是主动脉,按照凝血速度计算不会死人,但足以晕上几天。

而现在,他面前站着两个人,一个醒过来的杀手,还有一个大个头的伐木工。

“好吧,你们真的这么想要Spock?”

“这可是个稀罕的生物,我要在全世界展出!”

“我的任务是消灭这个东西!”

“脑子统统坏掉了!”McCoy咬紧了牙关,“好吧,这很典型。”他是个医生,他就天生要对所有的活物儿负责。

“来吧,回来吧。”一个低沉柔和的声音从森林深处传来,三个人一起转头看过去,还没有看到人影儿,笼子里的Spock竟然醒了过来,伸手拧开笼门跳到林地上,循着声音迎风而长。

“Spock,我带着你的katra来接你了。”

三个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呆呆地看着一个尖耳朵小地精眨眼之间长成了人形,然后,在一片模糊的光影中消失了。

“所以……”McCoy摊了摊手,表示没什么可跟你们玩的了,转身也离开了。

Kirill沉默地收起了枪,他没有完成任务,不会拿到被许诺的足够多的报酬,但这只是一个结束,和下一个开始而已。不过下一次,他会记得,像防范另一个杀手一样,去防范一个医生。

Gavin深深地叹了口气,又一个发财跟出名的机会跑掉了,与其总让他失去,为什么老天又要安排这样的机会来到他的面前呢?

他低头看到被医生丢在地上的笼子,那上面刻着一些曲折精巧的文字,或许Natalie跟Pete会喜欢吧。他提起笼子,向着他的林场走去。


one end



评论

热度(1)